关于木质文玩上胶的问题,你是谈“”胶“”色变吗?

善己文玩 阅读:553 2年前 评论:0

厂家直销正宗小叶紫檀、老山檀香、海南黄花梨手串或工艺品,请联系V信:1799512319

  我写这个帖子的意思绝对不是想表达木头有胶正常,不可避免,绝对没这个意思。我想说的是有些情况很难避免,有点胶也算常理,看木友们的接受程度。也是对木头打胶的一点个人理解,说错请指正。

  这个帖子我也是准备了很久,今天咱们聊聊关于木质文玩打胶的事儿。现在很多新木友可以说是谈“”胶“”色变,闻“”胶“”丧胆,非常介意木头有胶,比惧怕假货更甚,其实不是所有有胶的木头都那么可怕。

  关于木质文玩上胶的问题,你是谈“”胶“”色变吗? 黄花梨知识 第1张


  木头上有胶也分好几种情况,并不是所有带胶的木头都没法玩儿,依情况而定,不能一棒子全打死。

  下面就给大家详细介绍一下,我自己接触到的,或者说个人理解的,几种木头上胶的前因,您看看,是不是就能明白点了,有些情况,木头有胶也并不是那么难以接受。希望对新进木友能有些帮助。

  | 胶痕 |

  这种情况算是最轻微的了,其实完全可以当没毛病。因为只有在紫光灯下,才能看出点胶的痕迹,会有少量的荧光,荧光比较弱且不连续,这种胶痕并不是打上去的,或者说不是故意为之,一般是在加工过程中蹭上的。

  紫檀与海黄(降香黄檀)同科,本身原木就易空芯,十檀九空就是这个意思。尤其是紫檀木,硬度高韧性差,非常易裂。

  我见过几次师父加工紫檀的木器,包括镇尺、手串和牌子。经常会有这种情况,原料有明显的开裂,为了防止加工过程中二次开裂或者崩刀,会先将原料的裂用胶粘上,之后会用台钳或其他工具固定一段时间,强行的使原料更完整,等原料稳定了再继续下料加工。

  

关于木质文玩上胶的问题,你是谈“”胶“”色变吗? 黄花梨知识 第2张


  其实开始用胶粘的这部分最后是不要的,但前期打胶的过程中可能会有胶水遗撒在原料其他部位,后期打磨又不完全到位,所以导致成品会有少量胶痕,这种情况真的是没什么影响。不耽误盘玩也不影响美观,因为自然光下什么也看不出来。(紫光下荧光比较微弱,实在拍不出来,所以没有合适的图片)

  | 胶补、裂补 |

  一般胶补多以单独的、小面积的形式出现。木器在自然光下也很难看出差别,紫光灯下会出现小面积的绿色荧光,单独的,荧光不应该连续出现,也不应该大面积的出现,否则那就不叫胶补了。

  

关于木质文玩上胶的问题,你是谈“”胶“”色变吗? 黄花梨知识 第3张


  胶补基本都是用于封补加工不慎导致的小伤、或者原料自身存在的细小瑕疵,这些伤或瑕疵都应该不大,替换掉可惜,保持原状又不够美观,所以多数会采用胶补的方法来修饰。手艺好的师父修补完,自然光下是很难看出来的。

  

关于木质文玩上胶的问题,你是谈“”胶“”色变吗? 黄花梨知识 第4张


  这种情况多在珍木整器上出现,也算无伤大雅吧。手串,基本只有海黄比较常见有胶补,因为海黄比较注重花纹,即使同料,花纹也不一定非常规整、一致,所以更不会轻易剔除带有小瑕疵的珠子。

  

关于木质文玩上胶的问题,你是谈“”胶“”色变吗? 黄花梨知识 第5张


  裂补,这个就比较好理解了。木头裂了,然后用胶粘上,就这么简单。但具体还得看怎么裂的,裂的有多大。目前市场比较常见的珍木文玩中,除了金丝楠以外,其他几种木材都属于比较容易开裂的,尤其在北方的春秋季节。看个人的接受程度了。

  除了那种硬伤的大裂,还有一种就是芯裂。紫檀与海黄的共同特点,原料容易带有芯裂,尤其这两种木材,很难避免。紫檀车珠子一般不会用芯材,整器有芯裂比较直观、常见,比如笔筒。白圈中的几道裂纹,紫光灯下都是有荧光出现的。

  

关于木质文玩上胶的问题,你是谈“”胶“”色变吗? 黄花梨知识 第6张


  海黄如果想要花纹好看,那必然要用芯材,所以水线的芯裂就很难避免了。比如下面这条,花纹的中心就是树芯,再赶上一个树疖子,那更容易有裂了,这些都是有胶补的,自然光下可见裂纹,如果修补的手艺好,是用指甲感受不到裂缝的,但在紫光下都能看到荧光的胶线。

  

关于木质文玩上胶的问题,你是谈“”胶“”色变吗? 黄花梨知识 第7张


  上图除最后一颗裂比较明显外,前两颗的情况实属正常。在下平时卖点珠子,但也玩儿珠子,比较有体会,可以说能做到比较客观的对待这个问题。

  如果站在卖家的角度看,前两颗的情况的确很难避免,天然生长,很正常的现象,所以如果只是芯裂的胶补,可以当全品出售,确实也有很多卖家这样做的。如果你问:这珠子保证无胶无裂无补吗?他会答:保证,全品,完美!当你付款拿到珠子以后,发现有芯裂的胶补,再问他,他会说,这是海黄的特性,天然生长的东西很难避免的。

  

关于木质文玩上胶的问题,你是谈“”胶“”色变吗? 黄花梨知识 第8张


  话虽然是这么说,但我觉得事先应该交代清楚比较合适。

  如果站在玩家的角度看,虽然这情况确实很难避免,毕竟还是属于有瑕疵,但对于一个比较了解木头的老玩家来说,只要不是明显的大裂、硬伤,是完全可以接受的,也在可容忍的范围之内。

  

关于木质文玩上胶的问题,你是谈“”胶“”色变吗? 黄花梨知识 第9张


  这种情况在紫檀、海黄、越黄上出现的居多,确实属于木头的特性。

  | 胶磨 |

  文玩火了好几年,现在虽然热度早已褪去,整体价格貌似也一降再降,其实真不是那么回事儿,好东西基本没有降过价,有的精品甚至更贵了。便宜的也都是以前本身就不值钱,卖贵了的通货,或者“新研制、开发“”的”产品。捡漏恐怕还是没那么好遇见。

  经常有朋友问我,同样是紫檀满瘿子,为啥有人卖五六千一条,有人却只卖两三千?为啥同样是海黄,花纹也挺漂亮,看着差不多,有人卖八千,却也有人只卖三千?这就是第三种情况了,胶磨!

  

关于木质文玩上胶的问题,你是谈“”胶“”色变吗? 黄花梨知识 第10张


  我们排除假货,那种情况不算,就是真紫檀,真海黄,价格为何差别如此之大?这中间就有可能存在胶磨的差别,我不能说只要人家卖的便宜,东西就有问题,因为有的朋友觉得我卖的东西贵哈哈,我是说会有这种可能。

  胶磨多数出现在紫檀瘿子、海黄瘿子、海黄新料及越黄这几种料子上,紫檀柳也经常出现胶磨,但它不属于珍木,不算在其中。

  瘿子:就是树瘤料,由于疾病导致变异生长的部分,内部组织混乱,多内裂、多沙眼,选材加工出品相完好的木器比较难,出品率很低。但瘿子料的密度油性又是极佳,很受木友追捧,所以贵。

  

关于木质文玩上胶的问题,你是谈“”胶“”色变吗? 黄花梨知识 第11张


  如果加工时采用胶磨那就不一样了,能大大降低废料率。胶磨:从字面就能理解,就是为了防止料子在加工中出现碎裂、崩肉的情况,一边加工一边打胶,大家注意,这不是把珠子加工完再打胶,是边车边打胶,然后再打磨,这样可以让料子很牢固,之后也不易开裂。可以说有一部分胶是渗透到木头当中的,虽然不是很深,但如果不狠打磨是打磨不掉的,如果将胶完全打磨掉,这东西可能也没法要了。

  海黄新料之所以胶磨,是为了防止以后开裂,因为新料太嫩,水分大,如果不采用胶磨,加工完以后,随着水分的蒸发,过不了多久就会出现变形、开裂的情况,可能还没来得及卖出去呢,就在自己手里裂了,所以海黄新料的珠子基本都有胶磨工艺。下图这种嫩料的珠子,基本都有胶磨。

  

关于木质文玩上胶的问题,你是谈“”胶“”色变吗? 黄花梨知识 第12张


  胶磨除了防裂以外还有一个作用,就是封堵棕眼。多数越黄棕眼就比较粗大,珠子满是棕眼,不管什么黄可能都不好卖,所以有一部分密度差的越黄和紫檀也会采用胶磨,棕眼看不出来了,就可以卖个好密度料子的价钱。

  

关于木质文玩上胶的问题,你是谈“”胶“”色变吗? 黄花梨知识 第13张


  胶磨还可能出现在一些纯手工制作的木器上,比如紫檀折扇。折扇的大扇骨是有弧度的,而且又有流线型的变化,这个车床是车不出来的,是师父用刮刀纯手工刮出来的,然后再打磨,这个真要看师父的手艺了。紫檀硬度很高,很脆,生刮太容易崩木肉,所以刮之前需要打胶,这种情况也属于很难避免的,也算在可接受的范围内吧。

  | 封胶 |

  封胶,也有叫滚胶的,其实就等于把珠子上刷了一层清漆。

  在一些木质文房或者木质茶具的制作上,有种工艺叫“”擦漆“”,用于木器防水,比如木质茶盘、木质砚台、木质笔洗等等,本来挺讲究的一个工艺,可能是比较费力,有些人直接用防水胶代替,后来直接刷清漆,再后来被用在了珠子上,这就变味儿了。

  

关于木质文玩上胶的问题,你是谈“”胶“”色变吗? 黄花梨知识 第14张


  珠子封胶,大范围的出现是在头两年,文玩比较火,木友们热情高涨,分辨能力又相对低的时候,有不少人被坑了,之所以很多木友谈“”胶“”色变,就是因为这种全身打胶的珠子,根本没有盘玩的意义,只能当摆设看着,别说盘玩儿了,这种封过胶的珠子用1500目的砂纸打磨都不起作用。

  这两年比较少了,因为手段太过低级。这样的珠子特点非常明显,首先从图片上看,贼亮,木头本身的光泽是达不到这种程度的,即使有包浆或者精细打磨抛光,也比这种贼光要自然的多。

  

关于木质文玩上胶的问题,你是谈“”胶“”色变吗? 黄花梨知识 第15张


  拿在手上看,真的跟玻璃珠似的,能照出人影儿来,珠子与珠子相互碰撞的声音是很生硬的脆响,用布盘玩时会感觉很滑,没有盘木头的感觉。木头再硬也是木头,紫檀的硬度算佼佼者了,但是紫檀珠子用指甲使劲按也是可以按出印儿的,但封过胶的珠子,别说按出印了,位置都按不准,因为太滑了。在紫光灯下的效果就不用说了,很像刷了夜明粉,很亮。

  这种情况多出现在料子本身存在严重内裂的海黄、密度比较差的紫檀,或者棕眼过于粗大的越黄手串上,这样的手段确实应该遭到唾弃。

发表评论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