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制超长预售,这届年轻人拒绝“花钱受气”

admin 40 0

抵制超长预售,这届年轻人拒绝“花钱受气”-第1张图片-牧野网

来源 | Tech星球

| 习睿



“只要你抵制预售,我们就是朋友。”


90后女孩张鑫在微博、小红书、抖音之间快速来回切换,在各大评论区复制着这句话。她坚信,只要抵制预售的人越多,她们就能赢得胜利。


从现货,到预售7天,再到预售15天,张鑫觉得作为消费者自己在花钱找罪受,而不是“上帝”。终于,在遇到30天甚至45天的超长预售后,张鑫爆发了。在小红书上,和她有着同样想法的人有上百万,大家都饱受预售的折磨。


为了买到现货衣服,年轻人们不再沉默。他们自发形成抵制,希望改变预售的套路,不再做商家转嫁风险的“替罪羊”。#超长预售# 相关内容在微博上阅读过亿热搜、小红书上500万阅读的话题热度,这届年轻人努力表达自己的不满。


但面对消费者的抨击,部分商家并不觉得自己是店大欺客,而是服装产业链上的弱者。“现在还有谁敢进现货,一套一个牢。商家也想卖现货,预售退货率奇高”,一位服饰主播告诉Tech星球。


在他们眼里,预售是抵御行业大环境风险最稳妥的办法。疫情以来,整个服装行业面临巨大的不确定性。要想活下去,商家们不得不采用轻资产运营的模式。


如此看来,商家抵御风险和消费者追求体验之间的矛盾似乎无法消弥。但开启预售的选择权终究是在商家手上,选择超长预售的商家们究竟是不得以,还是为了自身利益最大化而转嫁库存积压风险?


“奋起反抗”预售的消费者


春天的到来并没有让张鑫心情愉悦,而是陷入焦虑。早早安排好春游,但买的春装还没到。她打开淘宝、抖音的次数明显增多,为的就是看上个月买的衣服发没发货,30天过去了还没发货。


憋屈的张鑫打开小红书打算发笔记一吐为快。这个时候她才发现,小红书上“讨厌预售“的讨论话题都已经有超五百万的浏览。不止她是一个人,原来大家都饱受服装超长预售机制的困扰。


没有发起人,也没有导火索,但一场关于抵制“超长预售”的反击战,在各大社交平台悄然爆发了。


张鑫给小红书上所有抵制预售的笔记都点赞,增加话题热度。“我就想让所有人都关注到这件事,平台能出来整治下”,张鑫告诉Tech星球。


进入3月,拥有百万、千万粉丝的博主们成为了抵制浪潮里的主力,抖音上的美妆博主温仙女,因《奇葩说》而出名的冉高鸣都针对预售发声。“终于有大博主发声了,我们反馈不如你们有用”,KOL们的加入让普通消费者看到了希望。


在3月14日,“315”的前一天,新华社在微博等平台上发布了“揭秘网红服装店超长预售”的视频。看到“国家队”的加入,张鑫觉得之前的刷屏没有白费,消费者不再是孤军奋战。


事实也证明,他们的努力有了回音。在拼多多上,预售超过7天,一律不在平台优先展示产品。此前,抖音、淘宝也一度有过暂行规则,对于预售的商品不予优先展示。


实际上,预售制度一直都存在。之前更多是运用在JK制服、汉服等小众服饰中,或是羊绒大衣这类需要特殊面料的品类,亦或高端定制服饰。


服装工厂老板张远告诉Tech星球,预售本身没问题,有问题的是被部分商家滥用。“之前搞预售是为了制造噱头,也有的是为了测试版型,这些都是可以的。”


消费者反感预售也是因为其变成一种常态。“现在的网红店铺没有一个不是预售的”,张鑫告诉Tech星球。在抖音上,即使一件不过百元的纯色卫衣都需要预售期,拥有现货成了一种奢侈。


但面对那些精致的卖家秀图片,消费者们选择了接受从现货变成预售这件事,换来的却是越来越长的预售期。


“商家预售个几天,我都是可以等的”,张鑫告诉Tech星球,但在抖音上的吐槽视频里,“7天、15天我都能接受”,也成为大家的共同台词,部分网红店铺的预售期已经变成一个月甚至45天。


终于,消费者们不再继续默认所谓的规则,“奋起反抗”。


怕积压库存的商家


除了制造声量,客服成为消费者表达不满,以及和商家对话的渠道。“预售的衣服,粉丝一天可以催个好几次”,抖音主播李涵无奈地向Tech星球表示,“粉丝也没什么渠道,只能找客服反馈投诉。”


而客服的安抚并不能解决问题,投诉无果后,消费者们往往靠退货来表达立场。李涵告诉Tech星球,预售服装的退货率比现货要高很多,预售期超15天的衣服退货率甚至能达到90%。


但即使退货率居高不下,客服工作量翻倍,商家也依然会选择预售。相比消费者的怨声载道,商家更怕真正会拖垮自己的库存积压风险。


服饰已经成为直播电商里的大品类,尤其在抖音、快手上。无论是工厂还是商家,都认为直播是天然适合销售服装的渠道。


但随着竞争的加剧,以及直播本身的特性,商家需要靠快速上新和日播来吸引粉丝和维持流量。这就意味着,商家每周都要上新至少几十个款式,每个款都有至少三种尺码。若是继续用现货形式,商家的库存压力比在传统电商时代要大得多。


在服装市场,一件衣服从上市到成为尾货只需要15天时间,甚至更短。李涵告诉Tech星球,一件售价150元左右的衣服,变成尾货清仓时只值30至40元。而在一场数个小时的直播里,无论是商家还是主播,都无法精准预估销量。在极大的不确定下,预售成为商家最稳妥的选择。


浙江桐乡的服装工厂老板张远告诉Tech星球,无论是和头部还是中尾部商家,他们都采取备部分现货 预售的形式。


张远解释道,一般大主播在上新前都储备30%的现货,再让工厂储备30%的原料,另外40%便需要机动的生产周期。“头部主播一场直播就能卖上万单,其实超过了很多工厂的供应能力,打乱整个供货的周期,那生产真的就需要一个月时间。”


而对没有实力的中小主播而言,工厂的配合度也会下降。在订单量不多的情况下,他们也需要通过预售的形式做快速反应。


在张远看来,从生产端角度出发,7-15天的预售期都属于健康的状态,但超过15天的确属于滥用预售制度。李涵也表示,超长预售的本质还是资金问题,“没有实力,也不想前期投入太多,平台的回款周期都是在45天。”


此外,超15天预售期的商家,也是为了进一步降低退货率,将风险转移。


李涵告诉Tech星球,目前服装行业的平均退货率已经达到了50%。“很多消费者一款衣服会把颜色和不同尺码都买回来,最后只留一件,其他退货”,而为了店铺评分,即使收货超过7天,商家也会无理由退款。


设置超长预售后,商家不仅能根据数据把控单量,还能将利用时间窗口将退货进行二次销售,最大程度降低库存。


不止是商家,在疫情之后,服装工厂也变得谨慎。“这两年经济不好,很多工厂也不会备这么多现货,并且供应商不可能只给一家品牌供货,特别是一些好的货品更不会。”张远告诉Tech星球,“所以我们都会主动跟主播说,直接放15天的预售。”


“其实你有多少现货卖多少就好了”,张远表示。但面对直播可能带来一夜暴富的机会,没有人想错过。


工厂倒逼走向“快时尚”模式


在部分商家看来,预售对消费者没有任何损失。“现在有运费险,又可以无理由退货。预售也是提前告知,不愿意等可以不买。退货造成的影响都是我们来承担。”


在他们眼中,预售只是对抗平台的一种方式,但却忽略了最重要的消费者的购物体验,也引得年轻人将其反噬。


现在,为了弯道超车传统电商平台,抖音、快手都对商家审核变得更加严格,希望提高消费者的消费体验。他们对于48小时未按时发货的商家,会扣分处罚。


“有的时候就算有现货也会挂预售”,有商家毫不隐晦地告诉Tech星球,“因为现在随时可能出问题,你提前发货了,消费者还觉得惊喜。”


但消费者们对于超长预售已经没有容忍度。越来越多人开始呼吁回归线下,期望靠消费选择来重新夺回话语权,抵抗电商商家。


但是,对于商家而言,消费者的抵制依然不痛不痒。他们也并不担心用户的流失。


“线上线下现在其实是两批不同的人群”,张远表示。线下实体店现在更多承载的是体验、品质,而线上则是迭代快、性价比。“线下服装的溢价至少是3-4倍”,李涵也告诉Tech星球,“商家和消费者其实是双向筛选。”


服装对于年轻女性已经是“季抛品”,线下尽管需要等,但其他条件都能满足。“如果预售时间能控制在15天之内,还是可以接受的”,张鑫告诉Tech星球。


现在,“讨厌超长预售”成为一种“绝对”的正确,甚至成为抖音上新的流量密码。部分网红开始蹭流量,而非参与和改进消费者的体验进步。当有新话题出现后,超长预售的话题也将被淹没。


但在直播的形式下,预售短时间内可能将一直存在。而对于生产端,直播这一新的销售形式,会让供应链不得不开始拼快速反应能力。


“原来人家说,Zara这样的快时尚两周的快反周期,我们现在已经可以缩短到3-7天了”,张远告诉Tech星球,“类似T恤的通货,超过500件都可以三天交完。”


在杭州、广州等服装产业带聚集的地区,这类被直播训练出来的工厂越来越多。在直播间里,整个服装链条进入以前没有过的“快循环”:直播间每天不间断上新,消费者冲动下单,工厂赶工,下个季度继续追新款。


在快节奏下,性价比成为首选,而品质不是第一位。张远也承认,快返模式下,衣服质检要求也相对会放低。“大家都拼速度、追求快,衣服肯定会比实体店会有区别的。”


为了跟上如今整个销售渠道的变化节奏,工厂们也不得不去适应,让自己更有实力。“要想和大主播合作,需要稳定的资金能力”,张远告诉Tech星球。


即使张远的工厂已经是有极强研发能力,也稳定跟头部主播合作,但他并不看好现在工厂进入拼快速反应的阶段,“速度带来的是极致压缩,只适合通货,复杂、高级的衣服是不可能在这种模式下生产出来的”。


在他看来,供应链需要有沉淀的过程,再加上逐渐合规后,整个服装链条才能进入良性循环。而到那时候,超长预售也自然不会出现。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