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最惹眼的财经话题,是刚刚出台的《关于加快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的意见》。新闻联播特意拿出两分半的时间,用主持人口述的方式公布了《意见》的内容,重要程度不言而喻。

在我们日常生活中,天天与市场打交道。买菜要去菜场、购物要去商场、买日用品要去超市。菜场、商场、超市,都是看得见、摸得着的实体市场,我们很好理解。

但还有更高层次的市场,比如金融市场、土地市场、劳动力市场、技术市场,这些被统称为要素市场,属于推动经济发展的原动力,离我们日常生活比较远。

深度解读: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时代变革蕴含哪些机遇?

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除了实体市场外,要素市场是重要攻坚方向。市场是经济活动的中心,现象纷呈复杂,非一篇小文能讲清楚。

此文仅从其中的两个小点入手,从“地方保护主义”和“要素市场改革”两个角度看“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究竟将如何影响我们的生活和收入。

刺激消费需要统一大市场

我国经济增长的动力,主要来自于投资、出口和消费。2001年加入世贸组织后,中国制造进入了“黄金十年”,中低端产品根本不愁卖,美元源源不断涌入中国,我国的美元储备跃居世界第一。

但中低端产品附加值低,中国7亿件衬衫才能换一架美国波音飞机,在国际分工中处于中间偏下的位置。

由此带来了一个新问题:中国工人的工资涨不上去,如何能实现共同富裕?所以我们必须向高端制造转型,可美国人不答应,把中国列为“战略竞争者”,严格限制高技术向中国流动,芯片争端充分说明了这一点。我们再想依靠出口中低端产品维持经济高增长,有些不现实。

投资是中国经济另一台“引擎”,无论是1997年的亚洲金融风暴,还是2008年的次贷危机,中国都是通过政府高额投资顺利渡过了危机。

西部大开发、新农村建设、东北振兴等国家级项目,投入了上万亿的资金。投资产生需求,需求推动生产,反哺经济发展。

深度解读: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时代变革蕴含哪些机遇?

从另一方面看,投资就是债务,把未来的钱拿到今天花了。

有些投资,比如新农村建设,几乎没有回报,完全是民生工程,为了共同富裕,没有经济效益。有些省份的债务过重,投资拉动经济增长虽立竿见影,但如今使用上需慎之又慎。

这种情况下,消费对经济增长的意义凸显了出来。40多年前的改革开放,我们的经济以发展生产力为主,轻视了消费。

2018年GDP结构中,我国居民消费占比只有44%,而美国这一比率将近70%,日本和欧盟也有55%。挖掘消费者的潜力很大。

要鼓励消费,除了增加中等收入群体规模,提高低收入群体收入,限制高收入群体外,消除全国市场中存在的地方保护主义,建立统一市场也同等重要。

地方保护主义有部分原因源自财税。企业所得税是我国第二大税种,2018年占到总税收的23%。

起先,央企的所得税交中央,地方企业的交地方。这给地方政府创造了办厂的动力,比如香烟、白酒,这些都是地方纳税大户。

深度解读: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时代变革蕴含哪些机遇?

上世纪90年代,各地酒厂、烟厂遍地开花,为了增加这些企业的收入,地方政府开始实行地方保护政策,严格限制外地的香烟、白酒来本地销售。本地人只抽本地烟,只喝本地酒,严重限制了全国统一市场的形成。

于是,2002年有了一场税改,所有企业所得税中央和地方实行6:4的分成制度,这项改制理清了央企与地方的关系,却没解决地方与地方之间的竞争关系,仍阻碍了全国统一大市场的形成。

拿现在的新能源汽车来说,各地纷纷出台自己的产业扶持政策,对新能源车企,各地政府给钱、给地、给人,各种牌子的新能源汽车层出不穷。

客观上看,这种现象有利于市场的充分竞争,大浪淘沙,幸存者赢家通吃,参与国际竞争。

同时也造成了重复投资和地方保护,有个市曾为了招揽比亚迪来建厂,购买了大量比亚迪电动公交车,把其他品牌拒之门外,因为比亚迪建厂,可以为当地带来就业和税收。

当然,现在的地方保护主义比较隐性,公然拒绝外地商品在本地销售的情况基本绝迹。有些转变为对本地企业的法律保护,有家互联网大厂不就有某地“必胜客”的外号吗?

要素市场改革,更高层次的统一市场

近几年,我们一直在讲供给侧改革,很多人不了解究竟什么是供给侧?供给侧说白点,就是给经济发展提供“原料”的要素市场,包括资金、土地、劳动力、技术等,企业发展离不开这些要素的支持。

以土地为例,土地的“在地化”属性,使其很难离开某地,为全国市场服务。

上海作为全国最发达的城市之一,需要大量的城市用地,然而由于耕地保护问题,上海要保留200多万亩耕地。耕地不能转变为商业、住房、工业用地。由此派生出:想办工厂的拿不到土地,上海房价被抬得很高等问题。

深度解读: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时代变革蕴含哪些机遇?

一面是城市发展,一面是粮食安全,同等重要,如何解决这个两难的问题?——建立全国统一的土地指标市场。

在保持18亿亩耕地不动摇的情况下,允许有条件的省份多开垦荒地,变成耕地后,多出来的耕地指标向有需求的省份出售。

比如云南开荒、复垦了3000亩耕地,他们可以把3000亩用地指标转卖给上海,上海有了用地指标可以在本市多征3000亩土地,云南拿到了资金,用于本省建设,双方都高兴。

这样的土地要素转移的前提条件是有个市场进行买卖和监督,如果没有全国性统一的土地指标流转市场,一切便是空谈。

再如资金,即金融市场。我国企业融资成本很高,70%的融资来自于银行和金融机构的贷款,属于债务融资,一旦企业破产,创始人还会背一身债,可能一辈子无法翻身。

深度解读: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时代变革蕴含哪些机遇?

30%的融资来自于股市和风投的股权融资,相比于债务融资,股权融资有不少优势:创始人和投资人风险共担,不用承担高额利息,企业发展的红利能被更多人分享。美国90%的企业融资来自于股权,银行贷款很少。

问题是,我们的大A,懂得都懂,价值投资少,低买高卖多,承担股权融资渠道能力弱。这些年的北交所、新三板都是为股权融资开辟新的渠道,推进金融市场、资金要素在全国统一大市场流通的举措。

以上提及的土地要素,资金要素仅是全国统一市场的一小部分。此外还包括:劳动力要素牵出的教改,提高职业教育的社会地位;加快出台“产学研”配套措施,保护高校研究者的经济收益,技术要素等。

其实,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的行动早就开始了,一直在稳步推进。供给侧改革,结构性调整等是统一大市场的配套措施。

一个全国统一大市场,将提高要素流通效率,为企业提供更好的营商环境,让创业者专心经营企业,是实现产业升级的基础。如果我们未来10年能培育出100个如华为一样的高科技企业,共同富裕当在不远!


作者:江左佑安

  • 评论列表 (0)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