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4月6日,郑州以挂牌方式出让了郑东新区一宗商业、商务用地的消息传得沸沸扬扬,只因这块地皮,被河南铁嵩数字科技有限公司以底价4.52亿元竞得,而铁嵩科技的大股东之一,正是河南少林无形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持股70%沅翰实业。

搞地产、造网红、开直播,少林寺什么时候变味了?

一时间,“少林寺进军房地产”成为了网上热议的焦点。不少网友们高声质疑道:“佛门不是净土吗?少林寺为什么要搞商业?”,一些激进的网友甚至还自发起底少林寺,结果发现少林寺的生意,远远不止时下热议的房地产。

那么,自带网红体质的少林寺,到底拥有怎样的商业版图呢?

01佛教界的第一家公司

在外界看来,少林寺的商业版图,与穿着袈裟的CEO释永信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1981年,16岁的释永信刚到少林寺的时候,那里只有9个老僧人,靠着28亩薄田艰难生活。

然而,在释永信接掌少林寺后,这一古老的寺院借着商业的东风,很快再度笑傲江湖,成为万众瞩目的网红寺庙。

释永信带领少林寺进军商海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996年,那时释永信第一次接触互联网,他立刻敏锐地意识到网络对于少林寺的意义。

于是,在他的推动下,少林寺在网上拥有了域名,还建立了少林主题的相关网站。

搞地产、造网红、开直播,少林寺什么时候变味了?

1998年,释永信又成立了佛教界的第一家公司——河南少林寺实业发展有限公司。

拥有公司后,释永信想要把少林寺的影响力散播到全世界。

为此,他亲自前往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高调支付了约416.2万澳元(约2040.5万元人民币)购买土地,在那里修建少林寺澳大利亚分寺。

这或许是少林寺与房地产业最初的互动,而像这样的分寺,少林寺在全球多个国家都曾设立过。

它们被少林寺称作海外文化中心,主要用来传播少林文化,以及传授当地武术爱好者少林功夫。

不过,想要进入海外的少林寺学习,首先需要支付一笔不菲的学费。据网络公开资料显示,海外少林寺的经营模式主要为会员制,按小时收费。2008年,少林寺在美国的学费标准就达到了一小时十几美元。

搞地产、造网红、开直播,少林寺什么时候变味了?

照此推算,通常一家少林寺海外文化中心只需招收150个学员,3个月的时间就能基本实现盈利,这对于少林寺来说并非难事。

据媒体统计,2008年,少林寺就在全球50多个国家和地区,成立了专门研学少林功夫的学校和团体,少林在世界范围内的“洋弟子”数量多达300万人。

海外生意做得如火如荼,释永信也不忘在国内市场经营少林寺IP。这其中,就包括少林寺景区的商业化运作。

2008年,释永信与释永乾、释印松一同成立了河南少林无形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三人分别持股80%、10%、10%,专门负责少林寺的融资与对外投资。

值得一提的是,少林寺曾专门就释永信等人成立的公司,向国家宗教局递交过一份声明,上面提到由于宗教活动场所不具备法人资格,因此少林寺委托托释永信等三位少林寺元老代持股。

换句话说,少林无形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就是少林寺商业化的体现。释永信成为大股东后,曾引入港中旅与嵩委会,共同经营少林寺这块金字招牌。

搞地产、造网红、开直播,少林寺什么时候变味了?

三家公司一起成立了中旅(登封)嵩山少林文化旅游有限公司,负责少林景区的商业化运营,还曾约定景区的门票收入,30%归少林寺,剩余70%的51%归港中旅,49%归嵩山文旅集团。

据公开数据显示,2017年,少林寺游客接待量突破350万人次,以每张门票100元计算,当年少林寺门票收入达3.5亿元。若按照分配方案来看,少林寺可谓是赚得盆满钵满。

然而,实际分配时,三家公司却发生了巨大的冲突。分成收入最少的少林寺一度被拖欠款项,气得状告嵩管委,讨要4970余万元门票分成款。

可此时嵩管委也是满腹苦水,据嵩管委内部人士称,港中旅以5100万元的出资拿走了少林景区的实际控股权,但承诺的三年内8亿-10亿元的投资额却成了空头支票,自家公司根本没赚到多少钱。

对于嵩管委的说法,港中旅表示十分委屈。据该公司员工称,少林景区的规划发展涉及交通改道、周边拆迁等工作,这些都需要当地政府牵头,并非港中旅一家公司就能办妥。

搞地产、造网红、开直播,少林寺什么时候变味了?

此外,港中旅还认为,嵩山公司早期经营对港中旅的利润贡献并不高。2012年、2013年,嵩山公司的利润分别为445万港元、188万港元,这让港中旅觉得自己这笔买卖,实在有些“吃力不讨好”。

对于少林寺来说,港中旅与嵩管委在门票收入分配方面,已然让少林寺十分不满,但更让释永信愤怒的则是这两家公司试图让少林寺上市的想法。

在释永信看来,少林寺上市的可怕程度,比1928年火烧少林寺有过之而无不及。为此,释永信极力反对,最终让少林寺上市的方案成功搁浅,但三家公司的矛盾,却再难消除。

2020年,港中旅在疫情爆发后,毅然甩卖了少林寺股权,这些甩卖的股权随后被嵩山文旅集团以2.55亿元的收购价收入囊中,自此开启了少林商业生涯的新时代。

02少林寺的生意经

港中旅抽身退出的同时,少林寺也尝试着在不同的领域发力。2018年,释永信开通了个人微博账号,高调与网友们分享起少林文化。

而释永信领导的少林寺,也在网络大潮的加持下,推出了许多短视频作品。

截至2022年4月,某短视频平台上”少林三宝”、“少林寺释延高”、“少林寺释延淀”等网红武僧分别以239.4万、408.9万、431.4万的粉丝数,成为少林寺新的当红IP。

搞地产、造网红、开直播,少林寺什么时候变味了?

除此之外,少林寺还尝试着打造带有少林符号的短视频武僧团队。据不完全统计,少林寺至少为20位武僧创建了短视频账号,武僧们累计的粉丝量超两千万。

这些武僧在网上直播少林文化及佛门礼仪,并接受网友们的打赏。比如PK直播赛中,来自少林寺的释延高就曾收获了网友打赏2.2万豆,换算成人民币约为2200元,一度位列河南区“吸金榜”前列。

在这些武僧们的账号上,还标注着“习武 微信联系方式/手机号码”。据某位“延”字辈的武僧透露,网友们可以通过联系方式,联系少林武僧学习少林功夫。

目前少林寺主办的文武学校招收18岁以下学生,学习的内容主要为传统少林武术及一些表演性质的拳法,学习成绩优异者还有机会入选少林武僧团,并随团出国进行演出活动。

搞地产、造网红、开直播,少林寺什么时候变味了?

不得不说,在短视频及少林功夫的加持下,少林寺又一次吸引了世人的关注,拥有了新的流量密码。只不过,再度火起来的少林寺,早已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佛门清净之地,而是成了将宗教与生意完美结合在一起的商业帝国。

华丽转型为少林寺带来了金钱与流量,却也让一些网友忍不住困惑地想:本该佛系的少林寺,为何会变得越来越商业化?

想来,少林寺走上商业化之路的最直接动力,或许正如少林方丈释永信所说:“和尚也是要吃饭的。”


注:本文部分图片来自网络,且无法核实版权归属,不为商业用途,如有侵犯,敬请作者与我们联系

作者:梨院月夜

  • 评论列表 (0)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