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4月,上海疫情形势严峻,广大居民纷纷居家防疫,这让人们的日常生活物资采购成了摆在所有人面前的难题。

所幸此时的上海,还有许多跑腿小哥的身影。他们手持通行证,穿梭在城市的各个角落,为居民们带来必需的生活物资。

然而,跑腿小哥们送来的必需品,早已标好了跑腿费。近日,一位上海跑腿小哥就在网上晒出了“日入过万”的收益截图,瞬间引发人们的热议。

疫情下的“生意经”:骑手日入过万,居民买菜不再比价

那么,疫情下的上海,配送费到底有多高?除了跑腿小哥外,此时又有多少人趁着上海疫情赚“高薪”呢?

01日入过万的骑士

跑腿小哥日入过万的消息,刺激到许多网友敏感的神经。有的网友颇为愤慨地表示,跑腿小哥一天就赚一万元,一个月就有三十万的收入,薪资水平秒杀大上海一众白领,这样的高配送费是否合理呢?

网友们的质疑,逼得顺丰公司不得不出面解释道:网传“日入过万”的跑腿小哥是顺丰同城骑士,根据公司后台数据显示,这位骑士完成了60笔订单,但基础运费只有534元,此外还有各种特殊奖励1678元,用户打赏7856元。

顺丰的言下之意,或许是想表面该公司并没有借着疫情发“国难财”。然而,高额打赏还是让许多被疫情困在家里的网友们意难平。

试想当无数网友因为疫情的原因收入减少时,跑腿小哥却赚着“日入上万”的高薪,这样强烈的对比很难不让人产生落差。

疫情下的“生意经”:骑手日入过万,居民买菜不再比价

更何况,用户们之所以给跑腿小哥高额打赏,完全是因为疫情下的上海,快递员很少,不给打赏或者红包就有可能面临无人接单的局面,这种类似“垄断”的情形逼得上海网友们只能疯狂加价,有时跑腿费甚至比物品本身价格更高。

饶是如此,许多上海居民依然面临采购无望的风险。

3月23日,上海市商务委主任顾军便在上海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上提到,有些封控在家的市民反映买不到菜,这主要是由于封控小区数量较多,居家人员数量增多,而市民都习惯在几个主要电商平台上下单,造成某些品类商品暂时缺货、送达速度慢,或是下不了订单等现象。

这番景象落到网络平台上,就成了万千上海网友的花式吐槽。

有的网友说自家找跑腿小哥帮忙买肉食,谁知跑腿小哥不去买市场上的平价肉,却去囤货贩子手里买高价肉,既赚了买肉的回扣又赚高额配送费。

疫情下的“生意经”:骑手日入过万,居民买菜不再比价

还有的网友说买东西的时候看到配送费是28元,可外卖员接单后马上联系他索要打赏,还声称不加钱就不送货。

如果说联系居民加价的外卖小哥还算“明码标价”那上海一位购买果蔬的市民的遭遇,就完全是外卖员“狮子大开口”了。

据这位市民透露,他当时加群购买了一些水果和蔬菜,重量并没有超重,下单后外卖小哥没有告诉他费用,这让他误以为是平时的配送费。

哪曾想东西到手后,外卖小哥竟然找他要了183元的外卖费,这不免让人觉得外卖小哥是趁着疫情大发“国难财”。

然而,运力短缺之下,即便配送费疯涨,上海的网友朋友们也不得不无奈接受,一些网友甚至觉得能找到跑腿的人就很不错了,多交钱也是应该的。

在这样的心态下,网友们渐渐拔高了对需要跑腿服务者的要求。

比如4月初,有位上海女网友请快递小哥帮忙跑腿给独居的父亲送饭,事后为表示感谢,该名网友给快递小哥充值了200元话费。

疫情下的“生意经”:骑手日入过万,居民买菜不再比价

可这200元的“感谢费”,却引来了一场网暴。许多网友认为上海女网友给的感谢费太少,纷纷在网上大骂这位女子,最终令这位女网友情绪失控,跳楼身亡。

02上海居民:我现在买东西都不比价了

其实,现阶段上海的天价跑腿费,固然符合市场经济下“价高者得”的定律,但却并不合理。因为骑手之所以能在疫情下的上海开展工作,是因为政府发放了“通行证”。

换句话说,骑手的行为,是政府“特许”的,这意味着骑手在执业时本就需要承担特定的公共服务及社会责任。

而骑手索要高额打赏的行为,有违公共服务的要求。试问骑手们拿着政府授予的“通行证”,却不能全心全意为顾客服务,反而借机收取高额打赏,这不是发“国难财”又是什么?

骑手漫天要价的同时,上海许多小区的团购也爆出了“天价套餐”。据一些上海网友表示,小区居委会以防疫为由,不许某正规超商品牌进小区,却自行售卖高价盲盒与果蔬套餐。

盲盒与套餐中的食品,几乎都大幅高于市场价。有网友吐槽称,自己买的一只鸡两只鸽子再加5斤菜就要388元,8种蔬菜加两种水果再加12个鸡蛋的盲盒,也要花费199元的高价才能买到。

疫情下的“生意经”:骑手日入过万,居民买菜不再比价

像这样的小区团购,遍布上海的大街小巷。许多小区一个团购就是上百份盲盒与果蔬套餐,带给供应商丰厚的利润,也让许多上海居民忍不住自嘲道:“现在终于知道财务自由是什么感觉了,我现在买东西都不比价了。”

更为令上海市民忧心的是,疫情导致其他城市来上海的物流几乎中断。长途货车司机们担心带货到上海会让行程码带星号,不得不隔离14天,进而影响整个月的收入,纷纷拒绝前往上海送货。

如此一来,上海的物流成本瞬间飞涨。据江苏东台某位业内人士透露,原本东台到上海的运费约为1400元左右一趟,但4月13日时,一位果蔬供应商将前往上海的运费加到了1.45万元,相当于平常运费的10倍,却依旧没有司机接单。

据某物流平台显示,近日某供应商从东台运输18.5吨蔬菜到上海的运费已经逼近2万大关,这还是果蔬车辆可以走高速绿色通道,节省了一笔过路费后的价格。上海的物流成本之高,由此可见一斑。

高额的运输成本,无形中推高了上海的物价。据某网友爆料,上海南翔某超市里,豆角27.25元/斤,尖辣54.55元/斤,大白菜77元/颗,高昂的物价甚至让一些个体户小老板不顾疫情严峻,私自揭开封条开店营业。

疫情下的“生意经”:骑手日入过万,居民买菜不再比价

种种魔幻现象,迫使上海市民不得不一边忍受居家隔离之苦,一边被迫承担奇高无比的生活成本,这无疑让上海市民的生活愈发艰难。

所幸上海市相关部门已关注到这一现象,市场监管局正逐一查处哄抬物价、乱涨价、囤积等违法行为,各区商务部门也通过协调,助力符合防疫要求的保供人员顺利返岗,同时,上海市政府还协调电商平台与餐饮企业、工厂对接,增加配送资源。

相信在人们的努力下,上海的物价一定会回落到合理的价格区间内,上海也必将重新焕发昔日的光彩。


注:本文部分图片来自网络,且无法核实版权归属,不为商业用途,如有侵犯,敬请作者与我们联系

作者:梨院月夜

  • 评论列表 (0)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