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纺织业已超越中国?广东工厂主:无稽之谈

admin 39 0

近期,越南外贸搞得不错。今年1月-2月,越南纺织服饰出口额高达56亿美元,同比增长48%。短短一年时间,越南服饰出口竟能增长近50%,确实有些令人刮目相看。

有些人将其视为“越南崛起”的铁证并预言:越南将很快超越中国。有些人不以为然,认为服饰出口说明不了任何问题,因为全世界服饰出口增长最快的国家并非越南,而是孟加拉。

双方唇枪舌剑,互不相让,似乎说得都有道理。

越南纺织业已超越中国?广东工厂主:无稽之谈-第1张图片-牧野网

我认识一位在广东番禺开服饰厂的孙老板,问他如何看待越南纺织崛起?他有没有去越南开厂的计划?孙老板自信地表示:“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越南纺织业不可能超越中国,我们和他不在一个位面。”

人工成本非决定性因素

在越南雇佣一名纺织女工,月薪2000元人民币,很多人抢破头要干。但在广州番禺,月薪低于5000元,很难招到工。

拥有5家工厂的孙老板表示,他们是按件提成,订单多的话月收入可能过万,少的话6000元不到。

他说:“现在人都很精,淡季他就在家玩,旺季了才出来找工。你看番禺有很多‘街溜子’,他们不是找不到工作,是觉得工价低,不如‘躺平’。”

经济学理论认为,纺织业属于“低技术 低附加值 劳动力密集型”产业。人工成本起决定性作用,越南人工成本比中国低太多,纺织工厂搬迁是经济规律,非人力可以改变。

越南纺织业已超越中国?广东工厂主:无稽之谈-第2张图片-牧野网

这种观点似是而非,至少在开服装工厂的孙老板看来,中国纺织业全部搬迁到越南是无稽之谈。

纺织业不仅有纺织工厂,还有上游的面料供应商和下游的品牌零售商,纺织工厂最大的成本不在人力,而在面料,中国是全世界最大的面料研发和生产国。

孙老板说,在广州我什么样的面料都能找到,如果一种面料在广州没有,全世界就不可能有。

数据显示,越南纺织工业高度依赖中国面料,60%的面料进口自中国。其中,2021年,出口到越南的纺织纱线增长37%,化学纤维增长36%。

孙老板坦言:“我们工厂每天要和600多家面料厂打交道,你让我怎么搬?除非大家一起搬过去,不是一两家企业的事儿。”

越南纺织业已超越中国?广东工厂主:无稽之谈-第3张图片-牧野网

2016年,中国最大的纺织集团申洲国际,在越南开办了工厂,为了压缩成本,他们在纺织园区内加设了一家面料厂,形成配套。

申洲国际表示,自己搬迁到越南,一来这里用工便宜,但最重要的是出口配额问题,欧美对中国出口的成衣有限额,申洲产能无法被完全消化,于是来越南设厂,占用他们的配额。

“快时尚”兴起,越南纺织无法满足变化

2007年,孙老板开办第一家工厂时,承接其他大工厂吃不下的订单,从产业链最底层做起。2021年,他已拥有5家工厂。

他笑着说,自己算同行里混得差的,他有个朋友趁着“快时尚”的东风,5年盖了20家工厂。

近十几年,服装品牌市场发生了巨大变化。从传统的耐克、阿迪、香奈儿、阿玛尼等大品牌引导时尚潮流,变成了“快时尚”模式。

这种情况在欧美很普遍,追求个性的年轻人对潮流定义日趋小众化、个性化,穿衣不再追求大牌,更注重个性。

越南纺织业已超越中国?广东工厂主:无稽之谈-第4张图片-牧野网

ZARA、优衣库便是快时尚的代表,相比于传统大牌每季度出一次新品而言,ZARA和优衣库可以做到月月有新品。

ZARA兴起之初,除了雇佣大量设计师外,还紧盯其他大牌动向,大牌出了一个流行款,ZARA立刻抄抄改改,一年能推出1.8万个新款。优衣库的老板柳井正赶上了“快时尚”的东风,竟成了日本首富。

“快时尚”对中游服装工厂提出了苛刻的要求:第一,新款的订单量都不大,因为谁都不能保证是否受欢迎,只能少量试错,市场反映良好再追加订单;

第二,为了维持总单量,工厂要承接很多新款订单(可能达上千款),对面料管理、生产进度、工序管理压力很大,不能忙中出错。

为了满足快时尚的变化,孙老板在工厂里设置了一套大数据管理系统,包括面料商系统、辅料商系统、工厂系统和品牌商系统。每一个系统各司其职,监控整个供应链的进度。

越南纺织业已超越中国?广东工厂主:无稽之谈-第5张图片-牧野网

以工厂系统为例,从接到订单开始,工厂可以随时看到生产进度及库存变化,如新款的数量、每个新款生产进度、新款所需面料存量情况等等。如果面料不够,系统会发出订货通知,并合理调配5家工厂之间的产能和库存。

如此苛刻的供应链系统,靠人脑无法有效管理,必须靠大数据技术。越南显然在大数据方面远远落后于中国。

中国颠覆服装产业

近几年,中国服装行业最大的变化是崛起了一批国潮品牌,比如李宁、鸿星尔克、匹克、安踏等,他们的技术并不比耐克、阿迪差,输在了设计和品牌上。

耐克,阿迪赚的不是技术钱,而是品牌钱。2021年,耐克研发费用3.5亿美元,营销费用31亿美元。

品牌力弱是中国服装产业最大的问题。不过这种问题正在改善,虽然在传统大牌上仍有较大差距,但在快时尚上,中国已有一个极具竞争力的品牌:Shein。

Shein是中国一家跨境电商企业,自2020年来每年销售额超过100亿美元,收入100%来自海外市场,在美国女性快时尚品牌中独树一帜,主打“天量新款 超低价格”。

ZARA一年1.8万个新款,Shein据说能做到30万个新款,数字足够夸张,总有一款适合你,而价格仅有ZARA的一半。

越南纺织业已超越中国?广东工厂主:无稽之谈-第6张图片-牧野网

广州番禺有一半的工厂承接了Shein的订单,Shein从设计到发货,一般状态是15天,极致速度能做到7天。

这一数字,ZARA是30天,耐克是90天。Shein将上新速度推到了极致。只有中国的纺织工厂能达到Shein的速度要求。

孙老板揭秘说,Shein的很多订单拿到越南根本没法做,不是越南工人技术有问题,是他们成本有问题。

Shein新款订单就一两百件,越南工厂做不划算,他们要做几万件的订单才经济。中国工厂得益于完整的产业链和大数据系统,可以做到几百件不亏。

但孙老板也有担心:“同样生产5亿件衣服,越南工厂可能只要生产2万个款;我们这种模式可能要500万个款,是越南的250倍,供应链管理难度几何级上升,即使用大数据系统,但议价、跟单都要人工吧,交易成本会很高,这是我们要解决的问题。做好了我们就能颠覆服装产业。”

越南纺织业已超越中国?广东工厂主:无稽之谈-第7张图片-牧野网

纺织业并非我们外行所想象的仍是低技术、劳动力密集的行业。随着消费习惯的变化,用户对服饰品牌的要求日益多元化,间接要求纺织工厂做出相应的调整,大数据技术的普及,给中国纺织工厂注入了新的活力,这是看不见的软实力,越南想要追赶,先需建立起大数据产业。

即使在ZARA的母国西班牙,人力成本非常高的国家,依旧保留了ZARA一半的工厂,快时尚对效率的极致追求,决定了品牌与工厂越近越好。工厂能去越南,品牌也走不了。


作者:江左佑安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