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货币能否加速全球去美元化?

admin 46 0

全球新冠大流行的迷雾还未消散,俄乌冲突又给全球经济带来了动荡,这使得数字加密货币市场呈现增长趋势。以比特币为例,其汇率一周上涨了差不多15%。在西方对俄制裁的背景下,代替美元的结算系统越来越受到重视。

一般我们会将中心化的数字加密货币当成应对危机的资产。而世界上第一个数字加密货币比特币也正是在2008年危机期间产生的,是要证明这种去中心化的数字货币体系要比以美国为中心的全球金融体系更靠谱。随之而来是数百甚至数千种不同的数字加密货币,虽然这些数字加密货币依赖的算法各有不同,但去中心化的概念本质保持不变,即通过替代的结算机制,实现不受国家控制以及不为其利益服务的结算机制。

尽管数字加密货币具有巨大波动性,像是一种纯粹的投机工具,但实践表明还是存在影响其价值的客观因素。最重要的是,当传统金融市场因各种冲击而下跌时,这些加密货币通常就会上升。在新冠流行高峰期,当许多国家采取超低利率政策时,数字加密货币市场反而蓬勃发展,这是因为投资者需要区分类资产对冲通胀风险。然而当美联储收紧货币政策时,原本以为数字加密货币会因此走弱,但这种情况并没发生。主要是因为政治和经济紧张局势加剧等因素发挥了作用。

在俄乌冲突背景下,美国、欧盟等多个国家对俄罗斯实施了大规模的经济制裁。作为反制,俄罗斯对“不友好国家”采取了反制措施。例如,俄罗斯宣布将使用卢布偿还“不友好国家”债权人的债务,并要求这些国家使用卢布购买俄天然气。所有这些都给传统的全球金融市场带来了不确定性。投资者正在寻找新的金融工具。

其中就包含国家数字货币。据国际清算银行称,目前有60多个国家正处于研发自己的数字货币的某个阶段。我国在这方面已经走在了前面,目前已经有超过 2.6 亿个数字人民币电子钱包在运行,交易额超过 130 亿美元。俄罗斯研发自己的数字卢布。俄罗斯银行报告称,几家俄罗斯银行最先使用数字卢布进行了试验性汇款。

去中心化的数字加密货币与国家数字货币是存在较大差别的。因为数字加密货币是数字金融资产,而数字货币是法定国家货币的类似物,具有相同的合法性和主权,只是以数字的形式存储于电子设备中。

就在贸易摩擦和我国公司被实施各种限制背景下,我国开始积极发展数字人民币。俄罗斯现在的状况就可以说明发展国家数字货币有多么重要。众所周知,许多俄罗斯机构受到金融制裁,一些银行与SWIFT脱钩。俄罗斯自然被切断了与美元金融体系的联系。然而所有这些基于美元霸权的基础架构,对于数字货币支付来说并非必需。当然去美元化的进程不会一蹴而就。但国家数字货币将会成为许多国家优先发展的战略决策。

数字资产和数字货币的作用实际上体现在使用者的年龄和代际因素方面。换句话说,年轻人对数字资产和数字货币的接受度很高,速度很快,年长者则反之。从这一角度来看,各国央行在开发数字货币方面,更多地是一种战略性选择,是战略探索和研究,并不表示当前必须快速具体推进。另外,每一种数字资产背后都有相应的使用范围和资产结构,其作为资产本身具有不稳定性。而数字货币由于采用区块链技术,稳定性还可以,但是背后的资产依然不稳定。所以短时间内尚不能快速占有传统货币中的生态位。

美国在上世纪70年代通过石油美元确立世界主要货币的国际地位。由于大家都需要石油,因此对美元的需求也随之增加。现在美国对俄罗斯和其他一些国家的制裁可能会产生相反的效果。

如果美国长时间限制卢布进入美元体系,那么俄罗斯别无选择,只能在国际结算中改用本国货币。而由于俄罗斯是世界上最大的能源供应国,欧盟一半以上的天然气需求来自俄罗斯。由于俄罗斯政府效仿石油美元方式,在天然气支付中改用卢布支付,这将对俄罗斯货币的需求产生积极影响。同样,如果人民币在俄中双边贸易中的份额增加,对人民币的需求也会增加。

由此可见,制裁是一把双刃剑。美国制裁压力越大,国际市场上就会有越来越多的国家和参与者将转为美元的替代结算方式。

甚至一些俄罗斯联邦国家杜马曾建议使用比特币来购买俄罗斯能源。彭博社高级大宗商品策略师格隆给予比特币这样的评价:“比特币全年仅下跌 15%,而纳斯达克指数下跌17%,之前比特币的波动性是美股指数的四倍。这表明,在现今动荡的经济环境中,曾经被看做高风险的比特币,也不失为一种避险的工具。”

货币必须适应时代的发展,就像当年高度繁荣的北宋使用“交子”一样,数字货币必将成为数字时代的大势所趋。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