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到吃“财政饭”,很多朋友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公务员,但公务员只是狭义上的财政供养人员我国真正意义上吃“财政饭”的人数远超公务员数量。

财政供养还常常和一个词汇绑定在一起,那就是土地财政。几十年的地产繁荣发展,早就让我国地方政府的财政体系和土地牢牢地挂靠在了一起。但如今,地产隆冬的到来也让这根最重要的支柱受到了动摇,除了土地财政之外,还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够解决财政供养问题?

一、 庞大群体

财政供养人员的数量是影响社会经济发展的一个重要因素,大部分的财政供养人员是不参与社会生产的,并且社会财富的蛋糕总共就那么大,财政分的蛋糕大了其它群体分得的蛋糕分量自然就小了

我国的财政供养人员除了党政机关人员和社会团体机关人员之外,还包括各类事业单位,包括教育、医疗卫生、科研和文化领域等等。国家有关部门并不提供财政供应人员数量及相关数据。因此,研究人员和专家学者只能靠推算的方法进行估值。

据有关专家推算,2020年,我国吃“财政饭”人数合计达到了7141万人。这个数据是什么概念呢?全球197个国家中,当年人口总数超过这个数字的国家只有19个(含中国)。由此可见,我国吃“财政饭”的人口数据是十分庞大的。

为这超7000万人提供“饭碗”的是土地财政,这一点再怎么着重强调都不过分!我国地方政府财政体系对土地财政到底有多依赖呢?

二、 土地财政依赖度

根据统计资料显示,2020年前9个月,我国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为49360亿元,占我国地方财政收入的比重达到了惊人的65%,占全国税收收入的比重达41%。如果将土地、房地产相关的5项税收计算在内,土地财政贡献了地方政府财政收入的80%,占全国税收收入的比重达到了53%。

自分税制改革以后,卖地收入成为了地方政府的财政收入支柱,楼市越火爆,地方政府的腰包就越鼓。相应的,吃财政饭的人员就能享受更高的薪资福利待遇。

但时间进入2022年,楼市降温的趋势加剧,不少的头部房企都纷纷出现了债务暴雷。楼市大环境已经改变,地方政府手中掌握的土地越来越难卖,这将直接冲击我国超7000万财政供养人员的饭碗!正因为如此,年内我们看到了不少地方政府出台了房价托底的政策银行、住房公积金也对贷款进行了大幅度宽松!

但这始终不是根本的解决办法,中国人口老龄化和少子化的人口结构正在越发加深,未来的楼市注定将会迎来更大的萧条。这样严峻的背景下,除了土地财政,还有什么其他的办法来解决财政供养人员的“吃饭”问题呢?

三、 沉重的答案

短时间内,除了靠卖地吃饭外,没有其它的解决办法!这是一个令人意外但又沉重万分的答案。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几十年积累下来的弊病想在短时间内改掉是绝对不可能的。这也是为什么地方纷纷开始挺房价的原因。

但从长远来看,有两个解决方案可以施行,第一是布局房产税,通过房产税来替代卖地收入。美国就是很好的例子,美国的房产税占地方财政收入的比重达到了46%!这也是我国目前正在寻求的改革方向。第二就是量力而行,各地方政府根据实际财政状况缩减吃“财政饭”的人员。以上两个方案,看起来非常简单实行,但实践起来所遭遇的阻力和困难是难以想象的!因此,只能通过一个较长的时间来进行缓冲。

当然,以上两大方案并非是“二选一”的方案,如果能够双管齐下是最好的。即使不能兼顾,哪怕实现了其中任意一个目标,都将极大地改善我国对土地财政的依赖度。但正如前文所言,看似简单的事情,真到了做起来就不是那么回事了,实行改革不仅要讲究时机,更加考验意志。

总结

据推算,我国2020年吃“财政饭”的人员数量超过了7000万,供养这个群体的支柱就是土地财政。但令人遗憾的是,短时间内仍然没有其它的办法来替代这根支柱,只能倚重改革在一个较长的时间内来进行。

对此,你们有什么看法呢?欢迎在评论区留言讨论。

  • 评论列表 (0)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