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济神州上市价堪称中国资本市场的神话

admin 98 0

百济神州,资本造就的一个神话,以后基本不会再出现第二个。

前不久,百济神州登陆科创板募资人民币超过200亿,成为国内首家A(科创)+H(香港)+N(纽交所)三地上市的公司。

不少朋友看到百济登陆科创的第一反应是,他到底有多缺钱?

是的,他确实很缺钱……

咱们看下图,国内创新药一哥恒瑞,去年研发投入近50亿人民币,也就是百济近一半的水平(2020年全年砸了近90亿),今年,在百济对研发投入已经极其克制的情况下,前三季度研发投入和去年持平,还是烧掉65个多亿。

百济神州上市价堪称中国资本市场的神话-第1张图片-牧野网

假设不算百济在科创募的200亿资金,其账上还有现金70亿,照公司目前的烧钱速度,也就能烧一年,更何况,70亿里有27.6亿的短期借款(一年内需还)以及13亿的长期借款。

百济神州上市价堪称中国资本市场的神话-第2张图片-牧野网

所以,百济必须继续募资,但有了科创这200亿的资金加持,公司账上的钱就能按现有速度再烧5年,5年的时间,够用了。

01

资本助推的正循环

在心理学里,有一个著名的效应,即:自我实现的预言。

顾名思义就是,你觉得你会怎么样,你就会怎么样。

在资本市场上,也有这样的效应,你让资本相信你会成为什么样,在他们的助推下,也很可能成为那个样子。

那么问题就是,如何让资本相信你?

市面上这么多药企,凭什么百济可以比底蕴深厚的恒瑞还敢砸研发?为什么君实、信达,甚至有复星撑腰的复宏汉霖都不敢这样做?

因为后者很难像前者一样始终能募到这么多钱,后者的朋友们每天都在担心,钱要是花光了该怎么办?

欧美等发达国家的历史告诉我们,创新多由小药企发起,大药企某种程度上更像投资与商业转化平台,但在这无数小药企里,只有极少数能冲出重围,大部分连商业化阶段都还没走到就消失了,有可能是研发失败,更大的可能是资金链断裂。

举个很让人心酸的例子,身处新三板的康乐卫士,人家创始人陈小江博士是世界上第一个解析HPV 病毒结构的人,本来他的打算是回国创立康乐让国内小姐姐用上安全便宜的国产HPV疫苗,刚回国时,他信心满满,面对媒体采访,他说:估计我们的产品2010年底可以报临床试验,预计三到四年后可以生产和销售。

然而,2008年成立的康乐,现在,HPV都还在临床三期,其中最大的原因就是没有钱。你敢想,这家公司2019年全年,研发仅支出1800万???

不是不想,是确实没有钱,为了融资,康乐贱卖过两次自己的股份,第一次增发价格是9.22元/股,第二次仅1元/股。

一分钱难倒英雄汉,说多了都是泪。

如果康乐卫士一开始也有百济这样的资本加持,创始人当年立的flag也许真的就能实现了。

百济能这么有钱,资本市场能这么包容他,主要离不开他的CEO欧雷强,这是一位多次创业、深谙资本喜欢什么故事的CEO,他总是能在关键时刻为百济找到续命的方式,一路走来,一路巨亏,但一路走来,百济的账上就是能有充足的现金。

他就是那样,喜欢你看不惯他又无可奈何的样子。

百济有了这波科创的支持,再想把钱亏光,短期居然还有点困难。

前文所长说了,按照百济目前一年现金流出50多亿的速度,他还能烧五年。

五年,也许就够了。

02

自我实现的预言

在资本市场的加持下,百济至今已经有三款自主研发的新药上市,分别是2020年6月、2020年3月、2021年5月于国内上市的泽布替尼、PD-1、帕米帕利。

百济一开始就是面向全球化的,创始人王晓东博士本就是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CEO欧雷强之前的创业经历全部在漂亮国,也拥有斯坦福大学工商管理硕士学位。

因此,百济的泽布替尼最先并不是在国内上市,而是先登录漂亮国市场,今年11月又在欧盟获批,目前全球累计已经有40多个国家获批。这款产品在国内的成绩本就不错,今年上半年实现销售4.1亿,还成功进入刚谈判不久的新版医保,后续放量将更快。

PD-1,今年上半年销售8亿,同比+146%,刚结束不久的医保谈判,更是让其以5项适应证成为最新版医保目录中获批适应证最多的PD-1产品,并且公司的PD-1也成功出海,产品授权给国际巨头诺华,这笔合作百济获得6.5亿美元预付款,按照里程碑的节点最多可获得15.5亿美元的产品销售特许使用费用。

截止招股说明书披露的2021年11月4日,公司共有48款药物,其中3款自研已经上市,8款自研正处于临床阶段,剩下37款均为引进。

这48款药,除了License in就是License out,清一色重磅大品种。

百济神州上市价堪称中国资本市场的神话-第3张图片-牧野网

目前,百济在全球18个国家及地区拥有7700名雇员,其中临床开发团队就多达2100人,可以说是全球肿瘤领域最大的临床开发团队,正是有这样庞大的临床开发队伍,公司才能在40多个国家/地区执行这么多临床试验,让公司的每款药品一面世就是面对全球的。

03

写在最后

虽然在资本市场的充分包容下,百济走到了今天,但确实也存在一定风险,科创募200亿后,公司账上能有270亿现金,虽然按现在的速度能烧五年,但不排除五年还不能让其扭亏为盈的可能,一旦这笔钱再烧完,公司将没有地方再上市募资,只能靠大额定增。

其次,由于多次上市募资,致使公司股权非常分散,截至 2021H1,公司第一大股东安进持股比例为 20.27%,任何单一股东所持股权或表决权均未超过 30%,而且直接持有公司 5%以上股份的主要股东之间均不存在一致行动关系。

本就分散的股权登陆科创板后进一步稀释,公司无一实际控制人。

看到百济的例子,所长非常感慨,恒瑞登陆资本市场这么久,没向市场伸手要过一次钱,全靠自己老老实实地低头做事,奈何研发也砸不赢会说故事的百济。

假设恒瑞也很会说故事,把自己的管线多多包装,财务报表美化美化,研发该资本化就资本化,该向资本市场伸手要钱就伸手要钱,早早的也如百济一样土豪买买买(百济48款药,37款都是引进)+出海,也许市值就不是现在这个样子。

资本市场告诉我们,人/公司太老实了,要吃亏的。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