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药龙头恒瑞医药股价何时告别低迷?

admin 49 0

作为创新药龙头的恒瑞医药,今年的股价走势完全不像龙头的样子,远远落后于其它优质的医药股,主要原因就是2020年年报以及今年的一季报业绩增速不及预期,再加上二季度出现的一个不确定性的利空消息,即第五批集采药品里有大量的抗肿瘤药物,有好几个是恒瑞的核心产品。

下面逐一梳理一下恒瑞进了集采的这几个药品的基本情况,以及去年获批上市的药品的市场规模。

一、进入第五次集采的药品

恒瑞目前进了2021年第5次集采清单的几个核心品种是:苯磺顺阿曲库铵注射剂、度他雄胺软胶囊、格隆溴铵注射液、注射用紫杉醇、罗哌卡因注射剂、多西他赛注射剂、碘克沙醇注射液、奥沙利铂注射液。

1、苯磺顺阿曲库铵

一种骨骼肌松弛剂,可作为全麻的辅助用药或在重症监护房(ICU)起镇静作用,它可以松弛骨骼肌,使气管插管和机械通气易于进行。2019年苯磺顺阿曲库铵注射剂在中国公立医疗机构终端销售额超过25亿元,2020年由于疫情影响略有下降,恒瑞该药品的市场份额超过70%,所以受集采影响会比较大。

2、度他雄胺软胶囊

是2021年1月才获批上市的,所以基本上没有影响,不管营收多少,都全部是增量营收。

3、格隆溴铵注射液

是2020年9月获批上市的,所以去年只有一个季度的销售,基数不是太大。目前这个药的全球销售额很小,所以受集采影响也非常小。

4、造影剂(碘克沙醇注射液)

今年受集采影响比较大的另一个品种是造影剂(碘克沙醇注射液),据公司2020年年报的数据,碘克沙醇注射液2020年在集中招标采购中的销售量是364.55万支,中标金额在20.67-26.28亿之间。总的销售量是420.76万支。

新药龙头恒瑞医药股价何时告别低迷?-第1张图片-牧野网

恒瑞占该药品50%左右的市场份额,截至目前,共有6家仿制药企业通过一致性评价,即:司太立,正大天晴、扬子江药业、南京正大天晴、恒瑞医药、北陆药业,今年的集采应该会在这6家仿制药企业,外加一个原研厂家通用电气药业之间进行。

5、罗哌卡因注射剂

目前在中国公立医疗机构终端罗哌卡因的销售额在10亿元左右,原研厂家阿斯利康占据主要的市场份额。恒瑞这个药品的销售额不大,所以受集采的影响比较小。

6、注射用紫杉醇(白蛋白结合型)

2020年在招标采购中的销售量是100.5万瓶,招标金额是7.84亿,总的销售量是180.25万瓶。

7、多西他赛注射剂

为紫杉醇类抗肿瘤药,适用于乳腺癌、非小细胞肺癌的治疗。米内网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公立医疗机构终端多西他赛注射剂销售额超过40亿元,2020年同比下降12.71%。多西他赛注射液有超过20家生产厂家,其中恒瑞的市场份额最大,超过40%,原研厂家赛诺菲排第二。

8、奥沙利铂

2018年中国公立医疗机构终端奥沙利铂销售额为31.44亿元,其中,原研厂家赛诺菲占据55.28%的市场份额,恒瑞医药占比25.47%。

把以上几个药品的销售额加起来,造影剂取中值23亿,由于注射用紫杉醇在以前的集采时已经降过一次价,这一次的降价幅度可能会比较小,可以拍脑袋按2020年中标金额的8折来算就是6亿,多西他赛算16亿,奥沙利铂算8亿,大概总的销售额为53亿。

按照集采平均降价一般不低于50%的惯例,那么这一次集采对恒瑞营收的影响金额可能会有26亿左右,会拉低营收的增速9个百分点左右,这是假定在销售量不变化的前提下。

但是,这是最悲观的的预测,也有可能集采后销售量上去了,从而可以弥补价格的下降,所以实际情况可能会好于这个预测。

二、2020年获批的药品的销售规模

以下是2020年年报中新获批上市的药品,不算新获批的适应症,2020年恒瑞获批的品种有以下几个。

新药龙头恒瑞医药股价何时告别低迷?-第2张图片-牧野网

1、缬沙坦氨氯地平片

高血压用药,国家医保乙类品种,国内市场规模大约为10亿元。

2、吉非替尼片

2019年中国公立医疗机构终端吉非替尼销售额为21.86亿元,其中,阿斯利康占据74.96%的市场份额,齐鲁制药占比23.56%,正大天晴占比1.48%。

3、盐酸普拉克索缓释片

2019 年在中国公立医疗机构终端销售额超过 7.5 亿元人民币,其中普拉克索缓释片销售额近 1 亿元人民币。

4、他达拉非片

抗ED药物,2019年在中国公立医疗机构终端销售额约为 1.35 亿元,在城市药店的销售额约为 6.8 亿元,由于这个药物的主要销售渠道在药店,所以不会受集采太大影响。

5、氟唑帕利

卵巢癌用药,是中国首个国产PARP抑制剂,可能会是一个重磅药品,销售峰值有可能达到几十亿级别。

目前全球共有5款PARP抑制剂获批上市,分别为:阿斯利康的奥拉帕利(Olaparib,商品名Lynparza,2014年);Clovis Oncology 的芦卡帕利(Rucaparib,商品名Rubraca,2016年);Tesaro/再鼎医药的尼拉帕利(Niraparib,商品名为Zejula,2017年);辉瑞的他拉唑帕利(Talazoparib,商品名为Talzenna,2018年)和恒瑞的氟唑帕利(商品名:艾瑞颐,2020年)。根据 Insight 数据库,奥拉帕利全球销售额增长很快,在 2019 年已达到 16.42 亿美元,同比增长 94.8%。

综合评估以上受集采影响的销售额,以及去年新获批的药品销售规模这两方面的数据来看,其实恒瑞目前碰到的成长性问题也不是太大,集采可能会拉低几个百分点的营收增速,但去年获批上市的品种里还是有几个销售潜力比较大的药品的。

当然了,在集采结果公布之前,恒瑞的股价可能会一直比较低迷,资金应该是在观望,看集采后的量价变化到底如何,就像去年PD-1进入集采后的时候一样,股价也一直比较低迷,结果一出来后比预期好,恒瑞的股价立马有所表现。

这一次结果如何呢?我们只能耐心等待了,我认为目前这个估值应该是只输时间不亏钱了。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