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房住不炒,美股何去何从?

admin 18 0

在以前美国是没有这么被动的,美股现在成了投机的沃土,因为全世界都知道美国不敢看着美股下跌,这事也关系着美国的国运。但是以前好像没这个说法,十年一轮的周期性经济危机就像感冒一样,好了之后看着也没啥事。

但是现在美股成了心腹大患,大家都知道有泡沫,但谁也不敢轻易动它,因为从过去的经验来看,美股崩盘的后面,必然跟随着金融危机,泡沫越大,危机也越大,但是以美国现在的情况,可承受不了金融危机。

中国房住不炒,美股何去何从?-第1张图片-牧野网

越是承受不了,那底线就越清晰,投机者的胆子也越大,这一点来说跟我们过去的房地产市场,有异曲同工的特点,参与者就是赌你不敢动手,所以价格越炒越高,与之相对应的,就是风险也越来越大。

不过现在的情况又有了一些变化,我们已经在重拳出击,执行房住不炒,在这样的情况下,美股又该何去何从呢?可能还有人觉得这两件事,没有什么关系,其实本质上,它们就是同一件事。

这件事,就是货币。

中房与美股的关系

在过去中美以合作为主题的时代,大家共同维护和推进全球化,在这个过程中,美国主要是出钱,制定统一的规则,而我们则负责生产和组装,向全世界提供商品。这个合作是发挥了各自的优势,而且美国是赚了大头,我们只赚点小钱。

在这种合作中,美国用来统一和协调全球市场的关键,就是在实质上让所有国家的货币与美元进行挂钩,美元再与商品贸易进行挂钩,这可以说是一个新版的布雷顿森林体系,唯一的变化,是用工业化生产的商品,取代了过去的黄金,而不变的主题,还是世界各国的货币必须与美元先挂钩,确定一个名义上随市场波动的汇率。

这样一来,美元成了世界货币,美联储成了全球央行,大家要在总体上维持与美元之间的汇率稳定,就必须采取大致相同的货币政策,这等于是把美国的命运,绑在了全世界的身上,这么做最大的一个特点,就是美国享福的时候,不会跟大家分享,但美国倒霉的时候,一定会拉大家一起垫背。

最典型的就是2008年的次贷危机,这是美国人自己玩大发了闯的祸,但是美联储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却开始大放水,这个时候,全球货币政策与美国捆绑的弊端就暴露出来了,大家也不得不跟着一起放水,以维持与美元汇率的相对稳定。

有人会说那我就是不跟着放水,那又怎样?这里问题的关键是,美国主导了全球的经济和政治秩序,你没法独善其身,除非你自给自足,不参与全球化和国际贸易,否则的话你只能跟着放水,然后再想办法解决放水带来的副作用。

放水最大的副作用,就是会导致资产泡沫化,你要不想好办法,泡沫是很容易破的,如果美国的泡沫没破,你的泡沫破了,那就该你倒霉,人家多出来的钱就可以抄你的底。所以找到一个好的货币池子就是关键。

既要足够大,又要足够坚固,还要有足够的控制力,这是每个国家需要考虑的重点。像美国这样的老牌资本主义国家,资本市场玩得比谁都溜,加上美股的总规模庞大,所以美股成为美国的货币池子,是理所当然的最佳选择。

与之相似,我们的货币池子就是房地产。为什么不是股市,不是债市?因为这些规模都太小,这在之前详细解释过多次。其实除此之外,还有三点不同之处。

中国房住不炒,美股何去何从?-第2张图片-牧野网

一个是我们在过去二十年正处在城镇化建设的高峰期,在这个过程中,房地产市场相比而言会让更多的人占有这个红利。第二个是国债市场的发展,以我们的经济规模,只能是向全世界开放,这就需要放开资本管制,这一点来说我们到现在条件都不具备。第三点是如果像美国一样用股票市场当池子,在当时只会扩大贫富差距,因为资本市场不但要扩规模,还需要让更多人成为股东而不是投机者,这跟房子的覆盖面不可比。

此外,房子的根是土地,我们是土地公有,这是有决定性意义的一个不同之处。总体上来说,这种货币池子的选择,跟国情和制度有比较密切的关系,关键是要做到进可攻退可守才行,像现在房地产市场,就过了攻的阶段,反之现在的重点是要确保守得住,这样在国家战略上才有攻的基础。

而这个守的体现,就是房住不炒。

为什么要房住不炒?

在过去,美元带领着全世界一起进行货币扩张,这个行为本身就属于是美国有病,全世界跟着一起吃药,那到后面属于副作用的体现,就是美股也泡沫化了,解决美股泡沫化最好的办法,就是来个崩盘,把风险出清,这样又可以推倒重来。

但这一次为什么美国不这么干呢?

当然是已经试过了,只是没有成功,在2015年底美联储曾经重启加息,但是最终的效果是,美股在当时确实差点崩盘,但是我们的金融防火墙却依然没有被冲垮,这意味着美国的危机转移没有成功,所以这也就成了时代的转折点。

中国房住不炒,美股何去何从?-第3张图片-牧野网

在这个转折点之后,最本质的问题就是大家的货币政策不再是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而服务了,美国想逆全球化,或者是把我们踢出全球产业链和供应链,不管是哪一种,过去的共同推进全球化的目标不再一致了,那么货币政策的这种挂钩,也就开始不一致了。

事实上,目前全球以美元为中心的新布雷顿森林体系,又一次面临解体的风险,这是这个时代在发生转折时,最大的一个不确定性。上一次美元跟黄金挂钩的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是在1971年,在此之后,陆续发生了石油危机,发生了第四次中东战争,还发生了持续十年的美国大通胀。

而现在美元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人民币如果不跟美元保持一致的货币政策,那么美元与实物商品之间,就面临事实上的脱钩风险,正如以前跟黄金脱钩后一样,美元可能不得不面临再一次的大幅贬值。

现在跟70年代相比,最大的一个不同,就在于美国的国家发展趋势,从上升转为了下降,这从美国的工业实力上可见一斑,在70年代,美国依然是世界上最大的工业国,但是现在,美国的工业生产总值在不断萎缩,而且是不可逆的在下降。与之相对应的,是金融业的不断膨胀,在支撑着GDP,这体现出来的就是美股天天新高。

在这样一个转折的背景下,不能再跟美元保持一样的货币政策,是必然的,继续放水只会把风险后移,但不会使风险消失,而且随着放水的增加,风险也是不断增加的,然而全世界拥有中心货币地位的,只有美国一家,其他人跟着这么做,会非常非常危险。

所以我们选择房住不炒,本质上就是收缩货币信用,不再扩大池子。以前很多人说这个事没办法解决,比如学区房就是典型的例子,它坚不可摧,但是今年以来让很多人大跌眼镜,现在学区房正在被消灭。同时还有大城市的二手房交易市场,随着贷款难度的增加,买家会越来越少,而导致市场逐渐被冻结。

中国房住不炒,美股何去何从?-第4张图片-牧野网

从这一点来说,不管是坚不可摧的学区房,还是普通的二手房,都正在被房住不炒的指导思想给压下来,对于这种事关国运的大事,确实不要心存侥幸。在现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任由房子再继续扩张,只会导致风险失控,这才是美国最希望看到的一幕。

事实上房子的风险控下来之后,我们的货币和信用扩张的规模,相较于美国而言,都在收紧。而美国现在的情况是,一边用QE买国债,扩张信用,维持规模来托住股市,一边又在逆回购收水,收缩流动性,以免通胀恶化。这不就是自己跟自己左右互搏吗?

如果我们继续坚持房住不炒,人民币的基础会很稳固,在目前这种旧的货币体系既没有解体,新的也没有重新建立之前,美元就会处于一个事实上的不稳定状态,而美股作为美元的货币池子,只能一直这么悬着。

除非美元找到一个新的锚定物。

美股何去何从?

美元现在能找到新的锚定物吗?这么大规模的美元,要找到能与之想匹配的物品做锚,是很难的,可以说过去我们生产商品,再以美元计价,进行全球贸易,这一定程度上已经是美元能渗透的极限了,再扩大规模,只有美元跟阳光,水,和空气挂钩才行,但是前提是美国得垄断太阳,以美国目前的实力,在他实现载人登日之前,是不可能的。

其实也有现成的,就是欧盟主导的碳排放,毕竟只要人在呼吸,就会有碳排放,但是说实话这个作为商品也不过是还在推广,远水结不了近渴,美国等不起。美元的问题不解决,美股的问题就解决不了。

从理论上来说,不管美元将来是希望跟信息,粮食,还是别的什么挂钩,都解决不了眼下的问题,现在最直接高效的方式,就是从全球产业链和供应链上,把过去的不稳定预期解除,也就是说取消增加的关税,维护全球化的稳定,让美元继续回归之前的稳定体系,这是美国最现实的做法,也是最可行的办法。

但是这么做之后,唯一的一个问题是,美国如何接受我们在体系里崛起甚至超越他的现实?这个没有人可以教美国,似乎美国现在正有这样转变的迹象,即从贸易上回到从前的局面,来缓和我们的担心,但是在科技上加大遏制的力度,来缓解内部的焦虑。

虽然有这样的可行性,但是这还是没有从本质上解决货币政策一左一右带来的撕裂问题,而且现在美国的战略意图已经充分暴露,他做啥都没有人会轻易相信他了,所以如果美国在贸易上有回归打算的话,那么其下一步,就只能是在货币政策上,也向我们这个方向回归,才能阶段性的使得目前的全球美元体系稳定住。

这会带来什么结果呢?

这至少要求美元要对疫情以来的产生的货币和信用扩张,进行对应的收缩。要把这一部分多生出来的信用消灭掉,最直接的办法,就是美股跌到去年疫情导致的暴跌低点附近,因为救市放水正是从那里开始的。

以道琼斯指数为例,差不多就是2万点附近,而经过三轮大放水之后,美股现在是35000点,

中国房住不炒,美股何去何从?-第5张图片-牧野网

这跟腰斩也就差不多了,说实话,难度挺大的,既要把美元稳住,又要不出现大危机,在这样的情况下,把美股弄到这个位置去,非常考验美国的水平。

当然这只是一种可能性的推演,实际上会不会这样很难说,而且这里面有个最主要的前提是,美国要先从贸易上回到过去的稳定状态,才有可能去在金融上回归,就这一点来说,目前也还有很大的不确定性,或者说很难。

因为对于美国而言,你不知道现在的这种情况,到底是他主动追求的结果,还是被动承担的结果,这是个什么意思呢?就疫情来说吧,西方各国大放水,这对于全世界而言,跟美国国内其实是同样的结果,那就是会扩大以国家为单位的全球贫富差距和不平衡,而美国作为优势的一方,这个结果实际上扩大了它的相对优势。

除了我们之外。

最后

大家可以深入的再想想,是不是如此?如果没有我们的防疫成功,或者说把我们刨除在外的话,美国今天的优势,相对于地球上其他所有的国家,实际上是不是都扩大了?美国虽然死的人多,虽然也很惨,而相比较而言,其他的大国几乎都比他更惨。

这还不包括疫苗的研发和生产,如果没有我们,现在疫苗的主要产能,应该也是高度垄断在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手里,这种实力的差距只会拉得更大。世界上绝大部分国家的这种状态,才是真正合理的表现,这符合推演的结果,只有我们这种强力防疫所创造的成功,才是例外。

所以说如何面对我们这样的例外,可能是美国根本没有想好的一件事,到底是一条路走到黑,还是向我们现在的贸易和货币政策回归,这对美国来说,是难以抉择的一个问题,因为这一切不管从哪个角度看起来,可能都不在他的预料之中。

总不能让那60万人白死吧?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