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白酒股票一直涨)白酒为什么涨个不停?

admin 52 0
(为什么白酒股票一直涨)白酒为什么涨个不停?-第1张图片-牧野网


最近,白酒圈没什么新鲜事儿。

无非是某白酒停止供货、某白酒提价,又或者是某白酒股票大涨。

在大大小小的酒友交流群,提到酒价,大家都有点百无聊赖。老人看什么都贵,新人看什么都懵,这年头别说漏价,以往的好价、常价都几不可闻。

酒企的控价手法,早已延伸到线上,别再指望电商撸什么漏,能买到电商定制版好价,都得烧高香。

今年以来,老酒友撸酒少了,往外转手的,逐渐多起来。趁着酱香这股风,老珍王换五粮液,次新珍王换剑南春,普王也能换回二百多元,大家玩的不亦乐乎。

原来被嫌弃的郎酒1956和2002,同样成为香饽饽。哪怕放了十来年,依然那么难喝,没成想价格翻了又翻。原来三五十都嫌贵的货色,如今能卖到二三百。

白酒,尤其酱酒,只要是个酒厂,百亿、千亿甚至万亿的白日梦,说做就做,让人看的啼笑皆非。

对于酒企来说,这是美好的年代,某些品牌即便销售额有所下降,利润依然能快速增长。

对于酒友来说,这是糟糕的年代,捡漏的日子一去不复返,而下一次,不知还要等多久。

现在酒企口号都很响,酒价依然那么高,酱酒依然那么热,好像所有产品都供不应求,无论酒厂还是渠道,大家热情高涨,忙着迎接酒水的白银时代。

1

2002-2012年,是中国经济发展的黄金十年,也是白酒行业的黄金时代。

遥想当年,强势品牌直接提价,弱势品牌换装上阵,区域品牌蓬勃发展,白酒行业量价齐升,一派蓬勃景象。

茅台、五粮液和国窖1573,从一二百元,纷纷上涨到千元以上,其中茅台零售价一度突破2500元。

全兴大曲,推出高端生活元素,水井坊。

沱牌曲酒,推出智慧人生,品味舍得。

洋河,放飞男人情怀,大谈海天梦想。

古井贡酒,采无极之水,配桃花春曲,打造年份原浆。

汾酒,召唤中国酒魂,把玻璃瓶换成青花瓷。

郎酒,推出酱香典范红花郎。

习酒,开始重新搞酱香。

区域品牌也没闲着,高沟大曲成了今世缘,佛子岭特曲成为迎驾贡酒,老白干推出十八酒坊,国字宋河、年份白云边、国密董酒、双沟珍宝坊,纷纷上市。

市场,有大片空白。消费者,有大把票子。不怕酒价高,就怕你营销、产能跟不上。

不管是强势品牌,还是弱势品牌,亦或是区域品牌,大家都有美好的前途。

这一切,在2012年戈然而止。

2012年11月19日,酒鬼酒塑化剂事件爆发。2013年初,国家开始严控三公经费。双重打击下,白酒行业陷入低谷。

2

2012-2016年,是白酒行业转折期,无论酒企还是经销商,都忙于清库存。

消费者与经销商杀价,力度有限;经销商与经销商杀价,刀刀见血;酒厂与经销商杀价,一剑封喉。

很多酒厂,把自家经销商杀了个片甲不留。郎酒的紫砂郎,董酒的国密,都是其中翘楚。

在那时,别扯什么生肖、纪念,大家只看好喝不好喝,实惠不实惠。

68元的郎酒110周年纪念,被嫌弃不如1898;红花郎十周年纪念,直接被无视;马年、羊年茅台因为酒质和普茅一样,而价格却贵100多,被认为毫无性价比。

黄金时代,各品牌都疯狂扩产,滞后的产能在2016年达到巅峰:1358.36万吨。

四年后的2020年,白酒产量已滑落至740.73万吨。

与高峰比,几乎跌去一半。

3

2016年以来,白酒行业逐步复苏,只是与黄金时代的全面爆发有所不同,这是白酒行业的白银时代。

这次强势品牌最先走出泥潭,弱势品牌和区域品牌开始两极分化,尤其疫情之后,趋势更加明显。

这几年,茅台重新登上神坛,又变的一瓶难求;五粮液、国窖,又在冲击千元价位;汾酒四面出击,加速全国化;剑南春稳步提价,今世缘疯狂挖洋河墙角。

茅台带领下,酱香破圈出位。郎酒、习酒业绩增速惊人,金沙、国台、珍酒、钓鱼台、丹泉、云门,这些原本名不见经传的酒企,开始疯狂扩张。

古井贡酒、洋河、水井坊,这三个黄金时代表现优异的酒企,如今仍未找到突破口。老白干、青青稞酒、口子窖、伊力特等区域品牌,表现疲软,甚至有倒退的苗头。

4

如今的市场,早已被瓜分殆尽,一个坑里蹲好几个萝卜,每个价位带都有好几个大品牌占位。

大众眼里,价格越高酒越好,别人涨价你不涨,就好像你酒不如人。

泸特疯涨,剑南春未动时,知乎有人问泸特与剑南春哪个更好喝?居然有四分之三说泸特好,否则不会频繁提价。

现实就这么赤裸裸,消费者的钱就在那里,不抢白不抢,不涨白不涨。早涨早抢,晚涨晚拿,不涨就只能干瞪眼。

如今的消费者,被滞胀和疫情搞的手头发紧,挣钱像吃屎,花钱像拉稀,恨不得一分钱掰成两半花。

经常喝茅台、五粮液和国窖的,不在乎这仨瓜俩枣。经常喝二锅头、白牛二的,也不在乎涨个三五块。唯有中端产品,价格提不上去,降又是死路一条,只能一边控货一边硬涨。

于是乎,白酒全面开花的涨,变着花样的涨,动不动就控量、停货、提价。

市场存量有限,提价成为增收唯一手段。

5

四年来,白酒产销量逐年下降,利润却逐年攀升,行业已进入挤压式发展。

所谓挤压,就是内卷,就是相互争夺对方地盘。拼的是品牌影响力,拼的是谁提价能力更优秀,谁提价手法更高明。

现在的白酒品牌,强者恒强优势越来越明显。提价乏力的弱势品牌,越来越被动。

酒还是那个酒,如何抢它人地盘?如何把价提上去?如何忽悠更多品牌受众?成为每个酒企都全力以赴的重点。

白银时代,所有品牌都有机会,却又不可避免的卷在一起。

茅台,站在高台上往下看,台下涨红了眼。王侯将相没有种,涨过对方才算猛。你涨、我涨、大家涨,谁也不肯落后,尤其酱酒,涨到不按常理出牌,随便一个阿猫阿狗都能压剑南、赛五粮。

这波涨价潮,还没到高潮,还会继续疯下去,还会一浪接一浪的涨,直到前浪死在沙滩上。

作为消费者,库存多的,你就当看戏。库存少的,你就少参与。指望现在囤酒发财的,只能祝你好运。

白银时代,市场萎缩,各大酒企已踏上奔驰的列车,掉队即死亡,无论涨到多离谱,只能一路向前,直到下一个转弯……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