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大证券高层突然变阵:董事长、监事长为何辞职?

admin 58 0

文|张欣培
编辑|陆玲


4月19日晚,一则光大证券人事变动的消息震惊业内,再度将其推上了风口浪尖。

根据《第一财经》报道,4月19日上午,光大集团宣布了多项人事变动。光大证券现任党委书记闫峻被撤销党内职务,其职级降为光大集团部门副职,相关职务将另行安排;光大证券“二把手”刘济平,现为公司监事长,被处留党察看一年,其职级同样被降为光大证券部门副职。

此外,公司现任总裁兼执行董事刘秋明遭诫勉谈话,公司纪委书记范洪波被给予警告处分,公司副总裁王忠、梅键则被批评教育。上述六人是光大证券的全部党委委员。

4月20日早,光大证券发布公告回应了此次变动。

光大证券表示,董事长闫峻于4月19日递交了辞职报告。因工作调整原因,闫峻辞去董事长、董事及董事会战略与发展委员会召集人职务。同日,监事长刘济平亦递交辞职报告,辞去监事长、监事及监事会治理监督委员会委员职务。

公司董事、总裁刘秋明先生代为履行董事长职务。监事吴春盛先生代为召集和主持监事会会议,直至公司新任监事长选举产生为止。

对于其他高级管理人员,光大证券的回应是,“公司其他高级管理人员未有变化,公司经营管理情况正常”。

4月20日,光大证券A股下跌4.13%,报收11.85元/股。截至发稿,港股下跌3.95%,报收5.1港元/股。

总裁、董事长先后被动离职

从“乌龙指”事件到“MPS收购案”,再到董事长、监事长突然辞职,光大证券一直处于舆论漩涡的焦点,高层人事更迭不断。

刚刚辞职的闫峻,正式履职成为光大证券董事长也才三年。2019年4月,光大证券董事会选举闫峻担任董事长。原本任期到2023年12月14日结束,任期内税前薪酬为285.57万元。

公开资料显示,闫峻曾历任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总行营业部流通贸易信贷处副处长,工行总行营业部公司业务三处副处长、处长,工行总行营业部副总经理,工银金融租赁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副总裁,工行江西省分行副行长、党委委员,工行总行专项融资部(营业部)副总经理、总经理,中国光大集团股份公司深改专员、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办公室常务副主任等职务。

闫峻的上任与离职,和其前任、光大证券原董事长薛峰十分相似。

2013年8月16日11点05分,上证指数出现大幅拉升,大盘一分钟内涨超5%,11点44分上交所称系统运行正常。当日下午,光大证券公告称策略投资部门自营业务在使用其独立的套利系统时出现问题。

据媒体报道,光大证券共在“乌龙指”事件中下单230亿单,成交72亿元,涉及150多只股票。最终,彼时总裁徐浩明因此引咎辞职。彼时任光大证券党委副书记、副总裁薛峰临危受命,出任公司董事长一职。

刚刚走出“乌龙指”事件的泥潭,2019年初,MPS收购案暴雷。在2016年,光大证券旗下子公司与暴风影音联合投资的海外投资项目中,光大资本仅出资6000万元,但承担的风险却近50亿。数据显示,从2018年至2021年,光大证券连续四年年报为MPS项目计提预计负债,四年分别计提金额为14亿元、16.11亿元、15.50亿元和7.32亿元,合计为MPS项目承担实现损失52.84亿元。

MPS事件的发生彻底改变了光大证券一众高管的命运。2017年10月,薛峰辞去光大证券总裁一职,继续担任董事长。2019年4月28日,薛峰递交了董事长辞职申请,后由闫峻接任。

根据《财经》记者统计,2019年以后,光大证券就发生了多名高管人员的变动。2019年10月9日,光大证券总裁周健男因个人职业发展原因向公司递交辞呈。周健男士在薛峰辞去总裁一职后走马上任。

此外,首席风险官、执行总裁、合规总监以及多名董事、监事均先后离职。

人事、处罚风波不断

光大证券面临的不仅是频繁的人事变动,还有监管的处罚以及人员的调查。今年初,光大证券因信批问题遭到上交所处罚。

去年11月,光大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债务融资总部总经理、投资银行总部总经理杜雄飞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了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光大集团纪检监察组纪律审查和大庆市监察委员会监察调查。

在上述通报消息发布后,11月17日晚间,光大证券在微信公众号上表示,公司党委坚决拥护对杜雄飞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进行审查调查的决定。光大证券坚决拥护、完全赞成对杜雄飞审查调查的决定,全力配合做好相关工作。

光大证券党委表示,要坚决扛起全面从严治党主体责任,始终坚持态度不变、决心不减、尺度不松,坚定不移正风肃纪反腐,一体推进惩治金融腐败和防控金融风险,持续净化公司政治生态。

光大证券各级党组织和全体党员干部要深刻汲取教训,以案为鉴、警钟长鸣,时刻筑牢拒腐防变的思想防线,坚定不移推动全面从严治党向纵深发展。

然而,此次六名党员被处罚或也与违反中央八项规定有关。有业内人士向《财经》记者表示,此次人员被问责,大概率与MPS事件无关。有关报道指出,主要系因违反中央的八项规定精神。

今年2月22日,中央第五巡视组对光大集团巡视的反馈意见公布。反馈意见指出,光大集团部分直管企业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问题屡禁不止,形式主义、官僚主义问题比较突出,防范化解重大风险隐患存在差距,内部治理体系有短板等问题。

近两年业绩好转

是非不断的光大证券近几年业绩起伏较大。

因暴风事件影响,光大证券2018年、2019年的业绩受到严重拖累。数据显示,2018年,光大证券实现营业收入77.12亿元,归属母公司股东净利润仅为1.03亿元。2019年,实现营业收入100.57亿元,归属母公司股东净利润5.68亿元。

2018年与2019年,光大证券对MPS项目潜在风险累计计提预计负债超过30亿元,两年共计减少合并净利润近24亿元。2020年,光大证券再度计提15.5亿元的预计负债。2021年,计提7.32亿元预计负债。

截至2021年 底,MPS事件累计预计负债已经增至 52.8 亿元,预计MPS事件给光大证券带来的累计负债已基本出清。

实际上,光大证券的业绩在2020年开始出现好转。2020年,光大证券实现营业收入158.66亿元,归母净利润23.34亿元。2021年,业绩继续上扬。根据年报披露,光大证券2021年实现营业收入167.07亿元,同比增长5.30%。归属于母公司股东净利润34.84亿元,同比增长49.28%。

其中,利息净收入25亿元,同比增加4亿元,增幅19%。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78亿元,同比增加1亿元,增幅2%。

但是,光大证券在资管、自营以及投行方面均出现收入下降。2021年,实现资产管理及基金管理业务手续费净收入16亿元,同比下降19%;投资收益及公允价值变动收益15亿元,同比下降36%。投资银行业务手续费净收入18亿元,同比减少2亿元,同比下降1%。

而目前,在新股频发破发之下,光大证券投行也陷入尴尬的境地。

4月17日,新股纳芯微公告发行结果,投资者弃购338.15万股,弃购金额高达近7.8亿元,创造了最高纪录。而如此高的弃购金额最终将由主承销商光大证券包销,包销比例达到了13.38%。

值得注意的是,光大证券子公司光大富尊有1.16亿元的战略配售,再加上7.78亿元的包销额,意味着光大证券要拿出近9亿元来买纳芯微。而光大证券此次承销费约为2.03亿元。

Wind数据显示,2021年,光大证券实现主承销收入6.4亿元,行业排名第15。其中,IPO首发实现收入5.95亿元。市场份额为2.01%。

(作者为《财经》记者)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