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1.2万亿!期货市场“基本法”来了

admin 24 0

文 | 杨秀红
编辑 | 陆玲


三十年磨一剑,中国期货行业的重要法律终于出台。

4月20日,第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三十四次会议表决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期货和衍生品法》(下称“期货法”),自2022年8月1日起施行。

中国证监会主席易会满称,“期货法有效填补了资本市场法治建设的空白,资本市场法治体系的‘四梁八柱’基本建成。”

期货法的出台,曾几经波折。早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期货法就被列入全国人大常委会立法计划,期间曾几度易稿。历经近三十年,期货法最终于今年4月出台。

历经三十余年的发展,目前,中国期货市场经已经颇具规模。据中国期货业协会最新数据,截至今年3月底,中国期货市场保证金规模达1.29万亿元,同比增长33.85%,环比增长2.53%。

涉及到万亿市场的期货法的制定,被业界认为具有非常重要而深远的意义。首都经济贸易大学金融学院副教授王德河对《财经》记者表示:“中国的期货立法历经多年,几经周折和反复,现在终于成功。这是中国金融衍生产品发展史上里程碑意义的事件,也是中国市场经济建设的又一重大成果。”

业内人士认为,最新出台的期货法有诸多亮点:重点规范期货市场,兼顾衍生品市场;在总结提炼既有经验的基础上,为改革创新预留空间;发挥期货市场功能,增强服务实体经济能力;加强市场风险防控,维护国家金融安全;构建交易者保护体系,加大普通交易者保护力度;对标国际最佳实践,构建期货市场对外开放的新格局等。

王德河此前曾参与过制定《期货法》的相关讨论会议。他认为:“期货及衍生品法的出台和实施,对于中国市场经济体系的完善,对于中国期货及衍生品市场的快速、规范发展,必将产生重要的影响。对于国家层面上的金融风险防范,发挥金融衍生工具服务实体经济等作用,以及在经济主体层面上更好地利用市场信号搞好生产经营,控制市场风险都会起到很好地作用。”

规范市场,防范风险

期货法的出台,在规范期货市场和衍生品市场、防范金融风险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期货法共13章155条,重点围绕期货交易、结算与交割基本制度,期货交易者保护制度,期货经营机构与期货服务机构的监管,期货交易场所和期货结算机构的运行,期货市场监督管理,法律责任等作了规定。

期货法第一条即指出,这部法律旨在规范期货交易和衍生品交易行为,保障各方合法权益,维护市场秩序和社会公共利益,促进期货市场和衍生品市场服务国民经济,防范化解金融风险,维护国家经济安全。

业内人士认为,期货市场和衍生品市场法律性质、基本定位总体相同,二者深度融合、功能互补、紧密相连,共同服务于实体经济。期货法从市场实际情况出发,统筹考虑期货市场和衍生品市场两个市场:一方面,系统规定了期货交易及其结算与交割等期货市场基本制度,确立交易者保护体系,规范期货经营机构、期货交易场所、期货结算机构和期货服务机构等市场主体的运行,明确期货市场的监督管理等。另一方面,将衍生品交易纳入法律调整范围,充分吸收二十国集团在全球金融危机后达成的加强衍生品监管的共识,借鉴国际成熟市场经验,确立了单一主协议、终止净额结算、交易报告库等衍生品交易基础制度,并授权国务院制定具体管理办法,使衍生品市场的发展“有法可依”。

从期货市场现状来看,目前,中国的期货市场已经颇具规模。

“期货和期权、互换、远期等衍生金融产品是当今世界非常重要的金融工具,在投资、融资、避险等方面发挥着巨大的作用。国际金融衍生产品市场产品品种众多,交易量巨大。中国的期货市场也已有30多年的发展历史,商品期货发展已经非常成熟。”王德河告诉《财经》记者。

中国期货业协会今年1月28日发布的《2021年度中国期货市场发展综述》报告显示,2021年中国期货市场成交量创历史新高,连续3年大幅增长。在全球场内衍生品市场中,中国4家期货交易所的成交量排名稳中有升。

报告显示,2021年,中国期货市场成交75.14亿手(单边)和581.2万亿元,同比分别增长22.13%和32.84%。全球期货市场成交625.84亿手,中国期货市场成交量占全球期货市场总成交量的12%,较2020年占比13.2%下降了1.2个百分点。

在农产品、金属和能源三类品种的全球成交量排名中,中国期货品种包揽农产品前11名,在金属品种前10强中占9席,在能源品种前20强中占7席。

期货法既是市场促进法,又是风险防控法。在风险防控方面,期货法的出台有望发挥“加强市场风险防控,维护国家金融安全”的作用。

易会满称,“期货法将防范和化解市场风险作为重中之重。”

在风险防控方面来看,易会满表示,期货法主要有以下几大制度设计:一是进一步完善风险控制制度,夯实市场稳定运行的基础。规定期货交易实行持仓限额、当日无负债结算、强行平仓等风控制度,明确期货结算机构中央对手方法律地位。二是健全期货市场的风险识别、预防和处置制度体系,强化期货交易场所一线监管职责,规定异常情况紧急措施和突发性事件处置措施,完善市场监测监控制度、构建立体多元的风险防控体系。三是加强监督管理,加大对违法违规行为的惩处,显着提高违法违规行为的成本,有效维护市场秩序。

“金融衍生产品具有高杠杆性、高灵活性,同时,也伴有基础金融产品所没有的巨大风险。”王德河也对《财经》记者表示:“其健康、稳健发展需要统一规范的管理和约束。”

服务实体经济,深化对外开放

期货法的出台,被认为将推动期货和衍生品市场更好服务实体经济。

就此,易会满称,期货和衍生品法围绕服务实体经济高质量发展的主线,就促进期货市场功能发挥做了制度安排:一是明确规定国家支持期货市场健康发展,发挥市场价格发现、风险管理和资源配置的功能;二是鼓励实体企业利用期货市场从事套期保值等风险管理活动,明确对套期保值实施持仓限额豁免;三是专门规定采取措施推动农产品期货市场和衍生品市场发展,引导国内农产品生产经营;四是建立以市场为导向的品种上市机制,原则规定品种上市基本条件,优化品种上市程序,丰富期货品种,完善产品结构;五是扩展期货公司业务范围,增加了期货做市交易、衍生品交易等业务,为期货公司增强经营能力和风险管理能力、更好服务实体企业,预留了法律空间。

历经三十余年发展,中国期货市场助力实体经济发展的作用愈发显现。

去年12月,在第17届中国(深圳)国际期货大会上,证监会副主席方星海表示,2021年以来,国家相关大宗商品调控政策出台后,期货市场快速反应,释放出一系列价格信号,使得宏观政策意图得以迅速传导,在关键窗口期,起到良好的明确和稳定预期的作用,助力行业企业及时对产供计划和价格作出合理调整。

同时,期货市场服务中小微企业的力度也在不断增强。据中国期货业协会不完全统计,2021年1月至10月,针对中小企业采购成本快速上涨、供销不畅、融资困难等痛点,期货公司及风险管理公司与产业客户开展基差贸易,累计贸易额4700多亿元,同比增长40%,其中为中小微企业提供服务累计贸易额1700多亿元,占比37%。

此外,期货法还对标国际最佳实践,构建了期货市场对外开放的新格局。

易会满表示:“扩大对外开放是提高中国期货市场核心竞争力和国际影响力的必由之路,期货法的制定填补了涉外期货交易法律制度的空白。”

业内人士认为,期货法明确了法律的域外适用效力;从“引进来”和“走出去”两个方面规定境外期货交易场所、境外期货经营机构等向境内提供服务,以及境内外交易者跨境交易应当遵守的行为规范,构建境内外市场互联互通的制度体系;适应对外开放的格局,对国务院期货监督管理机构与境外监管机构建立跨境监管合作机制,进行跨境监督管理的框架和原则做了安排。

方星海在近日举行的博鳌亚洲论坛2022年年会上表示,期货法使期货市场开放有法可依。

他举例称,比如境外的投资者想要投资中国的期货市场,法律就规定了要通过在中国境内有期货经纪业务的企业,才能进入期货市场。

“如果外资要做这个业务,他首先得要到证监会取得执业的资质。”方星海表示,“期货法里有一系列这样的规定,包括今后跟其他监管机构的合作方面也都有很详细的规定。”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