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交所基金买煤炭背后的两难困境

admin 40 0

文 | 黄慧玲 实习生 林晴晴
编辑 | 郭楠


在牛市中,漂移是为博取更高收益。而在熊市里,漂移成了生存需求。

截至4月24日,今年以来各大指数的下跌情况是这样的:上证指数下跌15%,深证成指下跌26%,创业板指下跌31%,创成长下跌33%。板块方面,申万一级31个行业,只有两个行业是正收益,煤炭和银行。

基金方面,Wind普通股票型基金指数的跌幅在23%左右,与偏股混合型基金指数跌幅相当,许多基金经理今年创下了管理基金以来的回撤纪录。

基金经理们的心也很痛。随手翻看一季报,不是在给投资者做心理按摩,就是在为净值下跌道歉,有的甚至用上了“忏悔”的字眼。

为了挽救净值,一些跌幅较大的主题基金在漂移的边缘疯狂试探。从一季报里也可以看到消费基金买银行、科技创新基金买猪肉等等现象。

中国文字博大精深,基金合同的主题限制,一般都不会是强约束。比如有消费主题基金把银行算作大消费主题,原因是银行为消费企业运作提供融资或贷款。比如科技创新主题基金,如果没有明确必须买科创板的股票,那么猪企的科技创新也解释得通。

而约束条件明确的主题基金,在所投板块没有机会时,不漂移,眼看着净值下跌。漂移,就会违背基金契约。典型如去年的南方现代教育,经历了颠覆性的行业政策,在市场的漂移质疑声中,不得不召开持有人大会更改基金名称。

眼下,首批北交所基金也陷入了类似困境。去年11月23日,8只北交所基金成立,全部为两年期定期开放式基金。截至4月24日,8只基金目前全部浮亏,浮亏程度最大的是嘉实北交所精选两年定开,浮亏超30%,净值仅0.69元。

北交所基金买煤炭背后的两难困境-第1张图片-牧野网

图|北交所基金表现;来源:《读数一帜》根据4月24日wind数据统计

嘉实基金一季报中为不佳业绩做出了解释。“宏观环境的剧烈波动给权益投资带来了挑战,我们的组合也出现了明显的回撤。此前判断今年上半年经济存在较大的下行压力,外需好于内需,因此配置了较多出口链的标的;回看这一判断并没有大的问题,但俄乌冲突和因此带来的原材料成本上升,双向的挤压对低毛利的制造业带来了业绩与估值的双杀。”

华夏基金的反思更为直接:“成立以来,包括北交所在内的成长板块普遍出现了回调,使得本基金在1季度末净值表现不理想,我们在这里向广大持有人表达深深的歉意。究其原因,一是北交所跟创业板、科创板均属于新兴成长板块,涨跌方向上有一定的联动,一季度创业板下跌 19.7%,科创 50 指数下跌 22.1%,带动了北交所股票的下跌;二是北交所成立之初,投资者期待较高,运行后部分公司的流动性可能不达预期,造成了部分投资者的撤出。”

总结华夏基金提及的两点原因,一是北交所属于新兴成长板块,在这轮成长板块的普跌中未能幸免,二是北交所部分公司的流动性不及预期。华夏北交所基金成立以来跌幅达24.75%。

那么,业绩比较好的北交所基金是怎么做的?查阅一季报可以看到两种策略:

第一种是利用建仓的窗口期控制仓位,轻仓躲过下跌。这批北交所基金全部为偏股混合型产品,正常情况下股票仓位应保持在60%以上。一季度末,易方达、南方、大成旗下的北交所基金,股票整体仓位都控制在三成之内。

其中业绩最好的易方达北交所精选,股票仓位仅10%。季报提及,“考虑到资本市场的宏观环境,本基金在2022年一季度保持低仓位,集中配置在景气程度较高、持续性较好的光伏、电动车等行业。”

第二种,同样是利用建仓的窗口期,不过是在结构上做调整。如万家北交所慧选,目前累计跌幅14%。前十大重仓股中仅有1只同惠电子为北交所股票,占比5.35%。其余9只个股均来自上交所或深交所,多为煤炭股和钢铁股。根据重仓股比例测算,重仓股中的“北交所成色”不到12%。以下为重仓明细:

北交所基金买煤炭背后的两难困境-第2张图片-牧野网

图 | 万家北交所慧选两年定开混合前十大重仓股

万家基金在基金合同中明确写道:“投资于股票的比例不低于基金资产的60%,投资于北交所的股票资产比例不低于非现金资产的80%”。

北交所基金买煤炭背后的两难困境-第3张图片-牧野网

图 | 万家北交所慧选两年定开混合基金招募说明书

在一季报中,基金经理用两千多字阐述了配置煤炭和有色金属板块的理由。并在季报中表示:“对下一步策略整体方向,基金经理偏好上游资源品和稳增长相关传统经济标的,对成长股持谨慎态度。”理由是基于2022年全球通胀的悲观预期,同时考虑到美联储的加息周期,在全球市场整体风格上,成长风格将受到明显压制。

“因此,本基金2022年二季度投资主线坚持上游资源品及稳增长主线,配置上以煤炭、有色金属(工业金属、黄金为主)以及基建稳增长边际变化明确的行业为主。”

无独有偶,从重仓股来看,广发基金的“北交所成色”亦显不足。以下为广发北交所精选两年定开基金的一季度末重仓明细:

北交所基金买煤炭背后的两难困境-第4张图片-牧野网

图 | 广发北交所精选两年定开混合前十大重仓股

前十大重仓股中,仅3只股票来自北交所:贝特瑞、吉林碳谷和诺思兰德,合计占比14.03%。

在上述两种策略中,基金经理利用建仓期,用控制仓位的方式躲过下跌是比较常见的。不过,在投资主题上的偏离并不常见。基金经理此举也引发了市场的质疑声音。有财经大V在网络中发帖提问:“基金经理这样做,是否违反基金合同?”

《读数一帜》就此事采访万家基金,公司回应称:“根据合同‘投资于北交所的股票资产比例不低于非现金基金资产的80%’及‘基金管理人应当自基金合同生效之日起6个月内使基金的投资组合比例符合基金合同的有关约定’,该比例在建仓期后满足合同要求。”

“这个其实是理解的口径问题。一般从合规层面去理解,这个比例限制包括股票仓位比例和主题仓位比例两个,托管行复核也是六个月建仓期之后才开始复核的。”有业内人士认为。

不过,从万家基金经理叶勇的季报观点来看,他对于今年包括北交所在内的成长股行情相对悲观。建仓期满后,若要符合契约规定,恐怕很难符合他对当下市场的判断。

在当前的市场环境下,漂移或不漂移,都是个问题。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