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史为鉴可以开创未来,远的不说,就从我们国家拥抱开放,引领全球合作,构建全球命运共同体说起。

自改革开放以来,全球发生了多少重大的危机事件,但每一次危机事件之后,我们的国家就强大了一大截。

我们善于在危机中总结发现问题,同时有着发动举国之力办成事的强大能力,这才是走出危机后能够诞生出更多机会的根本。

每次全球性危机事件,都是一次很好的投资机会,成为沃伦巴菲特

世界经济已经一只脚踏进了危机的深渊,另外一只脚也已经抬了起来,正准备跟进。

我们都知道资本主义经济危机主要体现在经济资源的错配上,比如,一方面生产的产品卖不出去,另外一方面却消费不起,这个矛盾是资本主义的固有矛盾,虽然现代社会通过放水缓解了这样的矛盾,但深层次的矛盾凸显出来,就是债务危机。其实也很好理解,就是当固有矛盾激化时,通过借贷的方式,扩大消费和投资,以此来化解生产的过剩。

当借贷规模达到一定量级的时候,通过新增财富的方式难以涵盖掉债务利息的时候,一场债务危机就会爆发,俗称金融危机。

每次全球性危机事件,都是一次很好的投资机会,成为沃伦巴菲特

这个时候解决的办法有两个,一个是通过破产的方式,注销掉一部分债务,让经济重置后,再次启动。另外一种方法是加大放水量,稀释掉债务负担,让更大规模的水匹配更大的债务规模,就是大规模的通货膨胀来稀释债务负担。比如百分之二的借贷利率的情况下,通胀水平则为百分之八,就可以稀释掉百分之六的债务负担,这是实际利率成为负值,就是负百分之六,债务负担完全不再是问题了。

而现代经济就是在这样的模式下将债务总规模不断吹大,水也放得越来越多,似乎资本主义的问题得到了很好的解决,危机的频次减少了很多。

然而,这样的好处,却并未惠及全球,而是集中在少数国家,毕竟一般的主权国家的货币很难走出主权范围,而生产却是全球化的,这样就导致生产的全球化和货币的主权化之间并不匹配,这时,具有全局影响力的国家的货币,就具备了世界货币的条件,这也正是美元充当的原因。

每次全球性危机事件,都是一次很好的投资机会,成为沃伦巴菲特

4月25日,上证指数跌破3000点,跌幅5.13%,报2928.51点,深成指跌6.08%,报10379.28点,创业板指跌5.56%,报2169点。

4月22日,美股全线收跌,三大指数均跌超2%。其中,道指跌近1000点,创2020年10月以来最大单日跌幅。

全球风声鹤唳,乌云压顶。

传统上,能影响全球的大危机包括:经济(金融)危机、能源危机、粮食危机、传染病危机、战争危机。每一个危机袭来,都能让世界颤抖,2022年这五大危机将同时降临,一时山雨欲来风满楼。我们就能越来越清晰地看出接下来这个世界将发生什么,更艰难的时刻还没有到来,以及艰难到什么地步也不确定

对这样的形势发展,很多人可能没有看到这些数据和信息,也早就在心底感到了一种不祥之兆。

这几天有很多读者对未来感到悲观,因此不确定该怎么操作,怎么处理手中的筹码:是要继续买,还是赶紧卖,甚至把所有的筹码都抛掉?

其实对这些问题的答案,我零零散散地在前面的文章中都提到过,今天我系统地整理一下:

1.留足足够生活的钱

所谓的留足我的意思是在不工作、没有任何收入的情况下,一年内都有足够的生活费能维持基本的生活和开支。

2.不要抄底,可以保持定投

尽管我反复强调过多次,但始终有一些投资者总急着抄底,总在问某个价位是不是底。那我就再次强调一下,不要想着底。我们只能通过定投大概摸到接近底部的区域,而没法抓到底。

3.手中的筹码不要卖

在留足了生活费之后,对手中剩余的筹码,我建议大家不要卖。

有的投资者认为股市很可能继续下跌,因此那不如现在先卖掉手中的股票,等低一点再买回来。

从另一个角度看,虽然股市还有可能下跌,但现在的价位在若干年后再看一定是很低的价位,因此现在如果卖掉又没能捡回来,未来在牛市中一定会后悔。

每次全球性危机事件,都是一次很好的投资机会,成为沃伦巴菲特

最近重温了一部让人感触颇深的记录片——《成为沃伦巴菲特》,这是HBO拍摄的关于巴菲特的最新纪录片,讲述了他工作和生活中的很多细节。

其中有一个细节,巴菲特在办公室的走廊上裱起来7张旧的纽约时报,这是1962年的时候专门从南奥马哈图书馆收集而得。

把华尔街真正恐慌的年代放在墙上是一种启发性的艺术,这让人印象深刻,也不禁让人好奇巴菲特是怎么看待并且是怎么处理市场波动的?

危机下的巴菲特股东大会

——价值投资的盛宴

巴菲特股东大会,是每年的5月初在美国的奥马哈市举行的伯克希尔哈撒韦股东大会,是全球投资者的价值投资盛宴。

回看2000年以来的股东大会中,2008年金融危机和2022年新冠肺炎危机下的两次股东大会引人关注。

每次全球性危机事件,都是一次很好的投资机会,成为沃伦巴菲特

数据显示,在金融危机和新冠肺炎危机下,巴菲特掌舵的投资公司伯克希尔哈撒韦的市值遭受了重挫。

2008年最大回撤达-47.28%,创下了巴菲特过往投资生涯以来的最大跌幅;

2020年最大回撤达-30.43%,也创了金融危机以来的最大跌幅。

对比这两次危机下召开的股东大会,你会发现一个重要的共同点,就是巴菲特很多决策都是基于对于经济远景的坚定信心。

“如果说你要打赌做空美国,你就应该非常小心。你要想在对美国下注的时候,我是相信美国的。

从我11岁买第一支股票到现在,我一直是相信美国。中间在美国财富的增长上面,我是抓住了,但是并不是每一天这个市场都是往我想要的方向发展的。”

虽然无法预知市场短期年景的好坏,但是基于对经济远景的坚定信心,每一次的市场波动都没有撼动巴菲特对股票市场潜力的信心。

“在过去44年中,75%的时间里,标准普尔指数都代表着收获。我猜,接下来44年中,大概有相同比例的年份也相当不错。

但无论是查理芒格——我管理伯克希尔公司的搭档——还是我,都不能提前预知哪些年景好,哪些年景坏。(我们固执地认为,也没人能做出如此预知。)”

每次全球性危机事件,都是一次很好的投资机会,成为沃伦巴菲特

穿越市场的涨涨跌跌,伯克希尔哈撒韦享受着经济成长的盛宴。

用价值的锚定,看待中国资本市场的起伏

我国资本市场起步较晚,刚过而立之年。

但得益于中国经济的高速成长,资本市场得到了蓬勃发展,总市值已扩充到了百万亿级别,期间我们该怎么做“价值投资”呢?

一个是赚企业成长的钱,也就是俗称的“价值投资”,典型的就是巴菲特思维。但价值投资说简单也简单,说难也难,简单的是只需要找到优质的企业,不断买入就可以。

难的是这样的企业需要具备抗经济周期的能力、管理层也要稳定,同时具备很强的品牌、产品、技术等护城河,而这样的公司市场上少之又少。再加上需要具备投资几年甚至十几年的定力才行。这个在A股中显然极少,即便茅台也面临股价的大波段调整。

另外一个就是赚的估值切换的钱,这个是目前应对市场最主要的收益来源。我们可以感受得到,市场甚至个股的中短期波动,大多数都是估值切换造成的。而影响因素有很多,比如无风险利率的变动、公司业绩增速的变化、产业政策的变化等等。

比如2020年的白马股躁动,其实就是无风险利率下行导致的估值提升,因为公司盈利能力并未有大的改善。

而现在美联储加息下,正好是在杀估值阶段。这个时候我们需要关注利率节奏问题,才能知道杀估值的进程。另外杀估值都有惯性,比如30倍估值是合适的,但市场杀估值一般会直接从50倍杀到25倍,甚至20倍。

这个时候就给我们提供了合理估值的机会,我们当下就是需要去寻找这些惯性洼地,特别是优质品种。

投资有逻辑,交易有战法。而逻辑就在于这里。

行情好的时候,大家都赚钱可能忽略了学习,但当目前行情疲弱时,一定要不断去完善上面的逻辑,才能抓到下一轮。

A股是个不断收割散户的过程,老张粉一定要通过增强投研能力和把握市场脉搏的能力来武装自己,这也是老张投研一直在做的!

坚持好的公司,睡觉才踏实!

再好的投研逻辑,也需要市场的配合、资金的认可、以及较强的择时能力。

  • 评论列表 (0)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