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能源投资有哪些机会?

admin 29 0

文 | 黄慧玲

闫思倩刚刚完成一场华丽转身。

今年1月初,她离开工银瑞信基金,出任鹏华基金权益投资三部总经理。

研究新能源11年,闫思倩聊起行业便滔滔不绝。她记得行业走过的每个脚印,信心与日俱增。

2012年,一辆电动车在高速路上着火,外界不相信行业还有未来,她写下关于特斯拉的深度报告,“只要有特斯拉在,行业就不会没有,只是时间问题”;2013年,因为工银瑞信基金“买了一辆特斯拉”,她从卖方来到买方;2017年,蔚来推出ES8,她感叹,“真的有一款产品,让我们也开始有400公里以上续航的车”;2019年,特斯拉的model 3在北美销量超过BBA(注:宝马、奔驰、奥迪的缩写)成为第一,“真正分了胜负”;2021年,互联网企业都来做电动车了,没有人再讨论新能源车到底行不行。

她的能力圈随着行业的拓展而拓展。从有色、化工、基建到半导体、AI大数据。“可能只剩下酒、食品、医药这些彻底不相关的了。”

闫思倩很早就发现,她所在的新能源领域有大水大鱼,不同细分行业之间的不同属性足以实现内部轮动。“既有成长股,也有稳增长的基建类股票。当宏观面不太好的时候,我可以在板块内进行一些风格上的切换来控制回撤。

深耕行业的闫思倩也逐渐形成了自己的风格:一方面,根据不同细分行业的技术、格局、供需变化及时调整赛道,增强组合的贝塔。另一方面,通过精选个股获得更高的阿尔法。

对于近期新能源板块的上涨,闫思倩认为,四月份是压力测试,最差的时候已经过去了。未来新能源有三个阶段的机会:超跌反弹、基本面超预期、伴随牛市氛围成为成长类先锋。

她表示,第一阶段本来应该结束了,但是因为近期稳增长政策都提到了新能源,并且不断地给汽车出补贴,因此第一阶段的反弹行情延长了。第二阶段则是在下半年进入旺季后开始。

闫思倩说,当下应警惕反弹太快的风险。“基本面我们看不到利空,只是担心随着股价的上涨,大家提前把这些预期打得太满。其实我希望第一阶段结束之后就开始休息休息,调整调整。”

采访快结束的时候,《读数一帜》提了一个小问题:“怎么看外界贴的‘美女基金经理’标签?”

新能源投资有哪些机会?-第1张图片-牧野网

她的回答特别“人间清醒”:“颜值和净值没关系。颜值高不高无所谓,即便不高也没办法了。我也没时间去改善它了,我的时间都在做收益率。

“我们这行还是要做好研究,选出好的阿尔法。”以下为闫思倩接受《读数一帜》在内媒体采访的整理:

基于基本面的变化做投资

问:和市场上的同类选手比,你觉得自己有哪些特点?

闫思倩:这个行业变化特别快。不像研究家电,过一两年变化也不大。新能源行业突飞猛进地变化,国产特斯拉两年前还没建厂,现在一年可以产出超过100万辆的车。这是非常大的产业链,现在每一款车95%的零部件都是我们中国企业供的,两年前其实只有不到20%。

现在的锂电池龙头公司,两年前上市的时候,跌到1300亿市值都没有人抄底。当时大家还在担心说,它PK不过松下和LG,怎么办?现在其实两年的时间,也是在特斯拉国产化的过程中,我们看到宁德时代在技术上逐渐领先竞争对手,全球的市占率还不断地在提升,我们最近也看到比亚迪拿到了特斯拉的德国订单。

我非常在意这种行业基本面的变化,包括技术、格局、供需的变化,希望自己能够选出比较好的细分的赛道,找到比较好的阿尔法,伴随这个行业成长。碳中和这个板块,不管是看短还是看长,基本面和长期发展趋势都是非常好的。

问:“基于行业基本面的投资”,能不能结合操作举个例子?

闫思倩:从基金定期报告可以看到,2020年三季度的时候,我重仓了一家逆变器公司,那个时候它还没有启动。如果说2020年的行情是抱住一个票千万不要下车,2021年就是要根据行业变化调整,不能拿着不动。我去年买了很多小票,当时规模也不小了,其实买起来不容易,但我还是基于行业做了调整。

我们现在回过头,2021年有小票的行情。但在2021年3、4月份的时候,大家都不相信会有小票行情,很多人还希望继续抱着龙头公司价值投资。我基于行业和基本面,看到一些相对小的公司的机会。比如一些新能源供应商,它们不是一供,是二供、三供、四供,在经历了2018年、2019年行业下行周期的时候报表很惨,在2020年新能源行业开始恢复的时候,进入上行周期的时候,一供的基本面恢复最快。到了2021年,小票的报表修复力度更大。

这些其实都是根据行业基本面的变化,和行业里的人沟通交流做出的判断。去年三季度我也配了很多的碳酸锂,当时锂的价格瞬间就翻倍了。

所以我觉得,我还是深耕行业吧。跟着行业的发展趋势和技术变化、基本面变化去走。

碳中和涉及到的标的特别多,化工、有色、汽车、TMT、通讯、机械都有,股票非常得多,涉及到的有1000多只,市值也特别大。但是我不会去判断市场的风格是大票还是小票,哪个涨得好,我还是基于行业真实的变化选出业绩增长更好的公司。

问:在一个变化非常快的行业里做投资,最重要的是什么?

闫思倩:前瞻性。比如去年炒了800伏高电压,但它什么时候能够落地,哪些企业是真的落地,哪些企业不能很快落地?还有现在的4680大圆柱电池,以及像某龙头公司的刀片电池,其实行业发展的进度非常快,这些电池在特斯拉的德国工厂现在已经开始批量供货了,这个进度是超预期的。

哪些是炒概念?哪些是真的落地?对于上市公司来讲是否是基本面的超预期?行业供需变化产生哪些影响?都需要去验证。

问:你怎么看这个行业的波动?

闫思倩:波动肯定是有的,本身就是成长类的基金,现在又有资金效应,全市场的基金经理都关注,波动是难免的。

但是控制回撤这件事,这个行业的变化很大,去年元旦,特斯拉model 3降价16万,所有股票第二天全都涨停了。每个人都想控制回撤,我也想控制回撤。但如果把回撤控制住了,上涨也控制住了,那这个回撤控制得可能不太有效,所以我也在努力地控制回撤。但是,希望找到更好的方式方法吧。

问:现在有没有一个大概的思路?

闫思倩:找出好的标的。因为其实有时候即便是千股跌停,很多股票还是有希望红的。所以我觉得,选出阿尔法是一个比较好的方式。

问:你的投资生涯起点是2017年底,一开始就经历了2018年熊市,这对你构建投资框架有没有影响?

闫思倩:确实对我控制回撤有影响。当时我配过一些电网的公司,少跌很多。这就让我发现了一点:可以不用配其它行业。投电网,就跟基建、房地产一起涨;风电就跟家电股一样,10倍到15倍的估值,当然现在风电估值高了。既有稳增长的基建类股票可以配,也有风电这种十几倍估值的,我可以在自己的几个行业里轮动。当宏观面不太好的时候,在自己的板块内进行一些风格上的切换来控制回撤。

问:你之前提到过在波动的时候要警惕赛道股,什么样的股票在你眼里属于赛道股?

闫思倩:机构持仓过于集中的股票。但是我觉得警惕赛道股这件事吧,它涨的时候,我觉得其实并不是赛道股本身有问题,而是这种羊群效应带来了过于看好和过于看空,资金的交易拥挤就容易踩踏。

对我来讲这些都不是最主要的因素,一个公司是不是非常优质,或者业绩持续超预期、基本面高速增长,这些对我来讲更重要一些。

新能源板块将迎来三个阶段的机会

问:怎么看今年新能源板块的行情起伏?

闫思倩: 我们看到,虽然去年年底的经济工作会议提到了运动式碳减排,但从绿电交易到可再生能源2025年的发电占比、各地的十四五规划、碳中和1 N落地政策,近期国务院会议提到新能源高质量发展,储能的新政策发文等等,其实都没有说运动式碳减排的问题。我觉得,碳中和的发展前景是非常确定的。

我自己判断,新能源会迎来三个阶段的机会:

第一个阶段是超跌反弹。5月份就是超跌反弹。海外的LG收入不到国内龙头电池公司的一半,但是LG的市值都有6000多亿,而国内某电池龙头企业跌到了8000多亿市值,但各方面包括技术和规模都是领先的。整个指数的点位都是超跌的。

第二个阶段,基本面持续的超预期。如果我们把今年年初开始判断为熊市的话,熊市的表现是滞胀、交易通胀,会出一些稳增长的政策。

一般来说,大概3到6个月之后,稳增长的政策开始起效果了,我们看到基本面触底,开始回暖,这个时候成长才会反弹,这是大家认为股市的大体节奏。

但是今年的情况是,上个月谈稳增长的时候其实并没有继续提地产,而是不断地给汽车出补贴,还提到碳中和和新能源的发展,电力作为主要的基建。所以,第一阶段反弹本来应该结束了,但是一直都没有跌。

总体上,我认为现在依然还在第一阶段。下半年可能才是新能源行业的旺季,不只是本身业绩的超预期,跟其他行业相比也更加超预期。我们看,一季度新能源汽车和光伏来也说是滞胀的。硅料和碳酸锂的涨价、青山镍事件,使得整个原材料价格非常高。车企连着三次涨价,某新能源龙头公司一季度收入增长150%,净利润大幅下滑。一季度光伏的国内出货量和出口数据都是翻倍增长。新能源车企连续涨价三次,在手订单还交不完。可见需求是非常旺盛的。

对新能源行业来讲,通胀并没有带来数据的下滑,还有翻倍的需求增长。如果通胀的问题解决了,上游开始降价,可能需求会更加爆发。所以我觉得,同样是滞胀的宏观大环境下,新能源可能增速依然占优,它有基本面的相对优势和绝对优势。

第三阶段,要伴随整个大盘。整个大盘进入牛市逻辑的氛围,类比2021年和2020年,大家就能够给更多的估值切换,抱团炒到2025年的估值推算回来。这个阶段需要增量资金的配合,不一定今年就出现,但我认为整体应该是这个节奏。如果市场进入成长反弹或者相对牛市的氛围的话,那新能源还是占优的,因为碳中和的发展趋势不变。

现在新能源汽车的渗透率刚到20个点,我们回顾智能手机的发展,其实它在几个点到20个点的时候也是拉估值。估值回调之后,在渗透率从二十个点到六七十个点之间还会有一些公司出现五倍以上的成长空间。所以我觉得,新能源还是有机会的,并且会有三个阶段的机会。

问:最近新能源汽车订单爆棚,是因为之前的产能被压抑,还是市场需求真的很旺盛?

闫思倩:应该都有。四五月的疫情影响了整个汽车产业链,供给成了问题。但我们从在手订单和到店流量的最新跟踪来看,订单也非常好。就是说,其实疫情影响的只是一个月,但是在手订单有五个月,需求也是超预期的。

问:这几年疫情对大家的收入和生活也造成了影响。新能源车成本不断上涨的情况下,您认为是什么因素驱动大家对新能源车的需求?

闫思倩:4月份整个燃油车的销量同比下滑了47%,但是新能源车的渗透率还在20%多。大家对新能源还是比较偏好的。另外油价也涨了,国家又出了各种补贴政策。

这些因素可能使得买车的人没有明显下降,而单个品牌市占率的提升,让部分车企的订单恢复得比其他车企更快。

4月份是一个压力测试。你说的这种担心,包括我们对收入的预期有多差,对车市的影响有多差,现在来看未来也不会那么差。尤其是国家又出台了相关政策,最差的时候大概率已经过去了。

问:你刚刚也提到前两年的牛市氛围下抱团炒到2025年,今年不到四个月的时间又都腰斩了。你觉得今年最差的时候估值回到什么水平?现在又是什么水平?(采访时间:6月9日)

闫思倩:最差的时候指数已经在探2020年的低点,也就是说你要想到2019年,这个估值就非常低了。

今年有一个滞胀的情况,这和往年不一样。两年前碳酸锂的价格不到四万,现在是五十万。以前我觉得新能源车估值最低也就是二三十倍,最高当然就80、100倍都有。过去两年新能源车从来没有跌到过二三十倍,今年中游及下游已经跌到二三十倍,锂矿跌到七倍,就是因为涨价太猛了。但确实整个指数也都是在比较低的位置。

问:在新能源产业链里,你的持仓有倾向吗?

闫思倩:看机会。从基金定期报告来看,去年以来第一大重仓一直是电动车,半年度的时候材料比较多,三季度持有锂矿比较多。所以主要还是看行业的机会。

问:下半年更偏重于上游还是下游?

闫思倩:下半年上游的机会略微有点博弈,毕竟其带有对价格的判断。现在波动比较大,一方面还存在上涨空间,但是锂价也不可能再翻倍了。今年一季度是20万涨到50万,50万不可能再涨到100万了。但是它依然会比较紧缺,所以我觉得上游的机会还是有的。

下游的智能化,我觉得也会非常快。去年华为的无人智能驾驶、国产的激光雷达、一体化压铸、特斯拉的新技术,其实也是进展非常快的。会有很多新的技术出来。

中游我认为是一个长期配置。现在在加速开矿,到明后年如果上游跌价的话,对于电池中游来说会实现一个量利双升。中游的投资周期相比上游更久一点。

问:这个期间已经反弹了一波了,现在需要警惕哪些风险?

闫思倩:反弹太快的风险。其实我希望第一阶段结束之后就开始休息休息,调整调整。但是因为稳增长政策都提到了新能源,包括汽车给补贴、碳中和文件,它就继续涨了,但是其实肯定休息休息比较好。

基本面我们看不到利空,只是担心随着股价的上涨,大家提前把这些预期打得太满,比如说对半年报预期太高,但是目前来讲也没有太高。

问:去年的超预期和今年的超预期,有什么差别?

闫思倩:去年我们预期的是销量翻一倍,结果销量翻了两倍增长。去年以前,我国新能源汽车销量始终在100万辆左右。去年年初的预期是250万辆就不错了,结果年底达到320万辆。所以这是有基本面支撑的,确实很超预期。

今年年初我们预期的是50%的增长,不可能每年都翻两倍增长,预期也已经调下来了,但是即便是50%的增长,我认为今年还是有可能超预期的。

问:去年到今年,从两倍增长到50%的增长,这个变化过程中股票价格的下跌,是否充分消化了预期的调整?

闫思倩:对,我觉得经历过翻两倍增长之后还能50%的高增长,行业是很健康的,一直在增长。但是股价已经腰斩了,我认为已经比较合理了,当然最近都反弹了。

随着行业的拓展而拓展

问:你在2018年底的时候发行了新能源基金,当时市场上同类产品很少。为什么会有发行这个产品的想法?

闫思倩:你看到我2018年发产品,其实我2017年就不断地去跟领导说。新能源上一波的行情就是2017年,从年初涨到年底。我当时推票推得非常好,所以升职做了基金经理。我也不断地说一定要重视,一定要发一个主题基金。2017年发生了一个事情:当时全球大部分国家宣布2030年或2025年开始停止生产燃油车。

我从2011年开始看新能源、电动车。2012年的时候,有电动车烧了在高速上。其实当时打击挺大的,但我当时写了一个非常深度的报告,就是特斯拉的报告。我觉得只要有特斯拉在,行业就不是问题。不能说国内怎样,行业就没有未来了,那时候的电动车是从0到1的。对于有没有1的问题,我当时就很坚定。

我为什么去工银瑞信基金?2013年的时候年初,当时TMT组在推谷歌眼镜,都觉得以后要先戴眼镜,后来也没发展起来。我当时就推特斯拉概念股。那时候工银说要买一辆特斯拉,最看好新能源汽车。我就觉得工银真好,我要换工作,去工银。

到了2017年,蔚来推出ES8。我觉得,真的有一款产品让我们也开始有400公里以上续航的车。现在我们一千公里都觉得不是问题了。2017年以前,续航只有300多公里,老百姓怎么开?

这个之后,我真的感觉到这个行业不会不行,趋势没有任何问题,并且是一个非常大的行业,当时电动车的渗透率也就3个点。2017年中国电动车销量大概50万辆,还都是拿着补贴的。在那个过程中,我越来越坚定这个产业的发展方向。

问:你觉得电动车是分燃油车的蛋糕,还是有更大的增量市场?

闫思倩:电动车一直都是分传统燃油车的蛋糕。要想分传统燃油汽车的蛋糕,在于产品力、技术力是不是足够有吸引力,是不是能够解决现在的里程焦虑、充电焦虑等各种问题。ES8的出现、2019年model 3在北美销量超过BBA成为第一名,我觉得这时候才真正地分了胜负。到了去年,互联网、手机企业都来做了,我觉得更是没问题了。当时确实就是,我只是觉得这个行业不会变成没有,只是时间进度的问题。既然只是时间进度的问题,技术的进步还是很快的。

问:你之前提到过,智能汽车有可能会成为下一个苹果手机这种划时代的产品。如果要达到这种高度,它还不只是抢传统燃油车的蛋糕,需要达到更高的增量需求。不开车的人也会去开车,可以这样理解吗?

闫思倩:肯定的,现在都已经开始担心它影响房价了,这个就说得太远了。就是说未来车子可能就是一个机器人,你可以在里面做任何你想做的事,因为无人驾驶。等等吧,现在毕竟我们还只是在L2 。

问:未来会深耕新能源还是拓展其他行业?

闫思倩:我已经随着整个行业的拓展一直在拓展了。你看我现在,有色不只是锂和钴、镍了。钢价涨不涨对风电影响很大,铝什么的也研究研究;化工,以前传统行业的相关企业也得研究一下;半导体、软件都得跟着研究。因为现在最先进的AI大数据就用在无人驾驶上。AI一个互动出现问题就是你的生命危险,所以其实最难的是这种AI大数据。

我一直随着这个行业的拓展在拓展能力圈。可能就剩下酒、食品和医药这些彻底不相关的,相关的行业其实非常多了。

问:还有一个问题比较好奇。外界给你贴的“女性基金经理”、“高颜值”这些标签,你自己对这些标签怎么看?

闫思倩:颜值高不高我无所谓。因为你净值没有的话,跟你颜值高不高没有关系。颜值高净值也上涨不了。

我也没有时间弄什么颜值,我的时间都在做收益率。时间是有限的,我觉得每个人都是每天24小时,是很公平的。颜值它可能是个结论,好就好,不好就不好。即便不好,我也没有时间改善它了,还是要把收益率做好。对于我们这个工作来讲,其实收益率才是你的结果。做好研究,选出好的阿尔法。

问:作为女性基金经理,有哪些优劣势?

闫思倩:对于我自己来讲,可能就变成了两点一线。回家、孩子、上班,就变得非常简单。女性可能比较容易接受这种非常简单、专注的状态,比较有耐心。她在研究股票的时候可能就很细致,拆模型可以把它拆得很细。我觉得女生有时候性格可能敏感一点,也能够感受这种大盘的情绪,比较好地去理解这种估值、市场风格等等。

吃亏的话,可能还是默认你应该承担家庭多一点吧,所以会觉得好像时间更紧张一点。也需要花比较多的时间去安慰家里帮你承担的人,因为你没有承担家里过多的工作,有点内疚。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