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能源涨价和疫情反复的冲击,我们今年的GDP增长,还能保持5%吗?

我的回答是:虽然有挑战,但今年GDP增长5%的目标,还是能够实现的,理由有三。

经过疫情反复和能源涨价的冲击:今年的GDP增速,还能保住5%吗?


①,为了稳健今年的GDP增长目标,各地都在适度展开超前基建和新基建的建设。

根据各大财经媒体爆出的消息:今年我们的基建投资总额将超过15万亿元,同比增长6-8%,为5%的GDP增速起到托底的作用;毕竟,投资是拉动GDP增长的三驾马车之一,投资起速了,GDP增速就不会慢到哪里去。

而这些超前基建和新基建,不仅会倾斜到中西部地区,提高中西部的能源、交通、水利、市政等建设的水平,缩小我国中西部的基建差距;还会大力扶持大数据、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等新基建项目的开展,为我国的产业转型、制造升级,提前蓄水。

“东数西算”就是新基建的一个标杆工程。


②,我们还有一定的降准空间,来增加货币供应,精准滴灌实体经济和中小微企业,帮助他们解决融资难问题,以活跃经济。

所谓降准,就是降低商业银行在央行的存款准备金率。再直白点说,就是:商业银行不需要在央行放那么多存款,作为担保金(准备金)了;这些多出来的存款,商业银行就可以拿出来,放贷给实体经济和中小微企业。

目前,我国金融机构加权平均存款准备金率为8.4%,显着高于发达经济体,还有一定的降低空间。

4月25日,央行今年内将第一次降准0.25%,释放出5300亿元货币给商业银行,让他们增加对企业的放贷。

注意哦,这里的5300亿元只是央行提供给商业银行的基础货币;这些基础货币,再经过商业银行和市场的杠杆后,能够提供的流动性规模,将高达3.98万亿元左右。

而经过4月25日降准后,我国金融机构加权平均存款准备金率仍超过8%,还是高于发达国家;也就是说,如果2022下半年经济增长不及预期,我们可以再降准,释放货币去刺激经济。

至于降息,我的判断是:今年内,基本不可能。

道理很简单:今年处于美元加息周期,美联储3月份已加了25个基点,5-6月又将分别加息50个基点;如此激进的加息节奏,我们如果反向降息,势必会导致资本剧烈外流和人民币动荡贬值,无论是从吸引海外投资的角度,还是进出口稳定的角度,都是得不偿失的。

根据我个人的了解:2000年以来,我们从没有在美元加息周期内,反向降息过。

另外,今年能源和粮食价格飙升;如果我们降息,引发人民币对美元的大幅贬值,那我们进口能源和粮食的价格,将高上加高,带来严重的输入性膨胀。

3月份国内的CPI同比上涨1.5%,创下2年来的第二高的水平,其中,汽油、柴油和液化石油气价格分别上涨24.6%、26.9%和27.1%,是最大的通胀驱动因素;假如未来几个月能源价格(人民币计价)再大涨的话,通胀可能会恶化。

经过疫情反复和能源涨价的冲击:今年的GDP增速,还能保住5%吗?


③,要相信中国经济的韧性。

我看网上有一种观点,说是今年第一季度我国疫情反复,导致不少制造业订单和跨国企业的生产线被转移到了海外。

这种观点,和2020年武汉疫情时,各种宣传制造业转移海外的悲观情绪一模一样。人类总是善于遗忘,容易夸大当下的困局,并沉湎于悲观情绪而不可自拔。

而事实上:当初2020年武汉疫情时,短暂跑出去的制造业,最后都灰溜溜地跑了回来,包括大名鼎鼎的苹果和富士康。

原因为何?就是因为:中国拥有着全球最完善的制造业供应链体系、发达的基建网络以及成熟的人才供给,三方面结合,能够让“在中国制造的商品”,具备最高的性价比(成本较低、性能较高),在全球最具竞争力。

所以,那些被夸大的制造业转移,最终都在疫情消退后,自行回流,不是他们多爱中国,而是他们更爱利润,中国制造能让他们制造出最具竞争力的产品,获得最多的利润。

印度、越南等所谓被转移的国家,只有廉价劳动力的成本优势,没有综合竞争优势,只能成为跨国制造企业暂时分摊疫情风险的栖息地。

是以,等到疫情控制好,下半年那些所谓的“转移制造业”又将纷纷回归,再次上演2020的戏码,老套路了。

而可以预见的是:2022年下半年,我们的经济增长稳健性,将大概率超过上半年。


最后,奉劝那些持有悲观情绪的人一句话:信心,永远比金子更重要。疫情反复和经济不确定的大背景下,焦虑和恐慌再所难免,但如果因此对中国70年建设的制造业成就和经济韧性产生怀疑,丧失理性,那只能说你从没有自信过。

一个只能打顺风局的王者,不是真正的王者,因为他容易被逆风局一波带走,丧失所有的建设成果。

经过疫情反复和能源涨价的冲击:今年的GDP增速,还能保住5%吗?

  • 评论列表 (0)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