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支付公司被举报,非法结算数十亿

admin 21 0

随着断卡行动的持续推进,不仅倒卖、出售银行卡的人员面临惩罚,多个跑分平台也因此失去了资金流转的工具,甚至直接被公安部门捣毁。

 

监管的严查之下,跑分平台虽然还有漏网之鱼,但当前的处境已经十分狼狈,一大批参与跑分的码商们也不再像以前一样躺赚,有的正在等待法院的判决结果。

01

跑分被判刑

近日,裁判文书网一则刑事判决书显示,又一家第四方支付平台遭到人民检察院指控,一家名为“袋鼠支付”的平台,在未获取支付业务许可证的情况下,非法从事资金结算业务,涉案金额数十亿。

 

根据法院公布的刑事判决书,该平台于2020年5月非法创立,之后主要为网络赌博、电信诈骗等违法犯罪活动提供资金结算通道,招募大量码商在平台内注册会员,并借助具有双向删除功能的“纸飞机”或“土豆”等工具联络。

去年7月份,公安机关接到举报,有人在QQ群中传播跑分平台袋鼠支付的相关信息,公安机关开始对此平台展开侦查,发现了蔡某、郭某明、李某卫等人的违法犯罪行为。

据了解,成为该平台码商的会员,需要提供自己本人的身份证、银行卡、支付宝收款码等信息,或者提供收购来的他人的身份信息和银行卡等,会员可在袋鼠支付平台内以抢单的方式刷钱赚取佣金。

此外,码商们还能进一步发展下级代理,从而快速扩充团队规模,下级代理人数越多,码商便能从下级代理跑分刷钱的金额中抽取一定比例的佣金,为自己带来收益。

蔡某是袋鼠支付平台的会员之一,看到袋鼠支付平台发布的招募信息后,蔡某选择了加入,开通了两个代理账号,在不到五个月的时间里,蔡某共发展下线1700余个下线,非法结算资金共计8.19亿元,非法获得代理佣金共计47.7万余元。

郭某明是经过蔡某介绍,在袋鼠支付平台上注册了两个账户,再利用微信群和朋友圈发布广告发展下线,郭某明抽取千分之一至千分之三不等的代理佣金,至案发时通过其账户非法结算资金共计3.02亿元,非法获取代理佣金共计25.4万元。

法院认为,蔡某、郭某明、李某卫等人明知他人利用信息网络实施犯罪,仍为其提供支付结算帮助,应当以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追究被告人的刑事责任。

 

02

多数平台关停

今年以来,跑分平台迎来了全面危机,在各部门密不透风的侦查下,大大小小的跑分平台逐渐在监管的利剑之下露出马脚,关停成为跑分平台的趋势。

所谓跑分平台,通常是为网络赌博、电信诈骗等违法犯罪活动来漂白资金,通过会员在平台上抢单来分散资金风险,避免资金因大额进出受到银行监测和风控。

实际上,这类跑分平台并没有获得第三方支付牌照,按照规定,从事资金结算业务应取得相应资质,跑分平台属于无牌经营,但这并不影响其成为赌博网站的资金结算枢纽。

国内第三方支付平台由于受到监管约束,不得为赌博网站等平台提供资金结算,而赌博网站又有庞大的资金结算需求,因此跑分平台便开始利用平台会员的银行账户和收款码,帮助赌博网站转移资金。

之所以跑分平台能快速发展起来,除了招募工作外,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返佣,参与跑分的会员可以在跑分刷钱的过程中得到返佣,比例一般在千分之五至千分之十之间,每当会员跑分一千万,能有五万元左右的收益。

跑分平台的存在,给反洗钱带来了极大的困扰,分散的银行账户把大额资金进行分割,通过多层流转再进入赌博网站的账户中,给资金追查带来了极大的难度。

 

根据刑法关于洗钱罪立案标准,为洗钱行为“提供资金账户”最高可判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洗钱数额百分之五上以百分之二十以下罚金。

跑分这门看似躺赚的生意,却有可能让参与者最后面临牢狱之灾,断卡行动的整治力度的加大,也将让跑分平台彻底无处遁形。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